【温故知新】不介怀变化与否 享受当下才最好

2018-09-27 18:52:26  阅读 11 次 评论 0 条
■赤壁地处长江沿岸,相传图中「赤壁」二字由周瑜所题。资料图片
■赤壁地处长江沿岸,相传图中「赤壁」二字由周瑜所题。资料图片

  苏轼,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诗、词、文的成就超群卓越,留下不少篇章传诵千古。文人对某时某地某事某人,总有特殊情感和喜好。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后,曾多次游览当地赤壁,弔古思今,姑勿论此赤壁之真伪,但他留下的文字,实在值得再三回味。根据其创作年表可见,神宗元丰五年,苏轼写下《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于翌年(即元丰六年)创作《念奴娇.赤壁怀古》。三篇作品正好反映苏轼于苦难之时的心路历程。

  表面是对答 实际是独白

  《前赤壁赋》表面上是苏子和客人的对答,其实是他内心最真实的独白。苏轼与友人看见的是风平浪静,月明星稀的赤壁,理应是享受当下,但在饮酒之时却被曲乐牵起情绪,从而带出曹操当年在赤壁的情况。

  苏轼当时心情必定是失落压抑的,因此借雄霸一时的曹操抒情,「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当年叱天下的人不在了,我们眼前的得失,便显得更加微不足道了,人生中的荣喜休戚,只不过是「蜉蝣」、只不过是「一粟」,又何足挂齿呢?只有大自然能于天地之间长久存在罢了,苏轼也流露出对于大自然的羡慕,「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但他又明白这些都是自己不可得到的,又在表现出无奈之意,「知不可乎骤得,託遗响于悲风。」

  苏轼的才情之高,正是藉反覆的申述体现。他以「变」或「不变」为命题,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终极方案,他说︰「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变」的是事物的外在形态,无时无刻都在出现改变,没有一刻消停,但人的本质和万物本是相同相通,根本不需要介怀变化与否,因此他对客人说不要羡慕所谓的「无穷」。

  把握当下,享受当下,才是最好的做法,才能好好享受大自然的最大恩赐。因此他又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既想要安慰 又希望洒脱

  综观全文,苏轼的心情是矛盾的。所谓的主客对答,只是他内心自我对话。他一方面对于自己失意于黄州耿耿于怀,想要得到心灵上的安慰,但另一方面又希望自己能洒脱地摆脱物外的限制,享受江上清风、山间明月。最后他便以「酒」作结︰「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他的自我安慰,起到了作用,暂时能放下心中的苦闷,于江上尽兴。清代张伯行于《唐宋八大家文钞》:「以文为赋,藏韵于不觉,此坡公工笔也。凭弔江山,恨人生之如寄;流连风月,喜造物之无私。一难一解,悠然旷然。」此评价可谓《前赤壁赋》的最佳总结,苏轼的豁达精神穿越古今,于数百年后,仍然感染了无数人。

  但东方既白之后,苏轼又面对怎样的光景呢?我们留在下回再述。■心台

  隔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