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聊生】文字纵可阅读 体会还靠阅历

2018-09-27 18:52:33  阅读 28 次 评论 0 条
■武汉大学除了以位于三大火炉着称以外,还以樱花闻名全国。 资料图片
■武汉大学除了以位于三大火炉着称以外,还以樱花闻名全国。 资料图片

  暑假期间,带几个得了写作奖项的同学参加了到湖北武汉的颁奖夏令营。

  武汉为中国三大火炉之一,在香港生活惯了,纵然气温多高太阳多毒,总能躲进冷气开放的餐厅、商场、便利店之类小歇一下,近十几年,冷气也成为了校园的常规配备,上课时跟学生分享,当年每个课室只有三四部大型吊扇,他们的反应倒像听咸丰年代的传说一样。然而,当这班习惯了到处空调的莘莘学子(和带领他们的几位老师)手持手提风扇或更传统的摺扇,走在武汉大学校园之中,承受摄氏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却极其量只能努力地寻找树荫之下的道路,避免酷热的直接侵袭。

  武汉大学坐落于珞珈山头,依地势而建,是国内其中一所中央级研究型大学。武汉大学图书馆位处一个小山峰之巅,由一条百多二百级的楼梯连接,楼梯两旁的建筑就是学生的宿舍,当地的宿生走得自然有致,呼吸平缓,我们这些香港来的师生看到长长的楼梯却已忙不迭叹气,但边喘气边走,却慢慢地被那些平实的人文风景所吸引。原来宿舍是没有冷气的,很多房间都开尽了窗,迎偶尔吹过的几丝暖风,窗外有晾衫竹,大太阳下挂满了洗好的衣服。大概是上课时间吧,窗边只见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影。

  走到图书馆所在的天台平台,有些宿生趁阳光正好,围坐在一起喝汽水聊天,有些在做伸展运动活动筋骨,竟也有些拿书在太阳下读,穿背心短裤,却沉吟不知是哪个科系的参考书籍,有一种独特而冲突的美感。我远远看去,想像他或许正在读一本新月派的诗集,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暗喜。

  导游好客,努力地用蹩脚的粤语介绍当地文化,我有些有听没有懂,但在他介绍大学的各种学科时,才发现他原来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他说,这边学习、工作的竞争很大,他自己是武汉另一所大学的英文本科毕业的,考过两年研究所都没上,凭两文三语,专门接待外地来的交流团,「混一口饭吃」。说,同学们才知这个貌不惊人的「导游叔叔」也是卧虎藏龙,怪不得能把各处的文化历史说得井然有序。

  流过汗水 才会宝贵

  他把我们领到一观景处,眼下是半个大学校园,远望则是无尽的蓝天白云,依山势连绵而去,论风景,说实在,跟中国的名山大川自然难以相提并论,也难及同一夏令营中曾走过的黄鹤楼。但见走得面红耳赤的同学们纷纷举起相机自拍、合拍、胡乱地拍,怎拍都是好风景。没有走过那一段楼梯的汗水,这些寻常的美景大概不会得到如斯的厚待。正是经了那一番的寒彻骨,才深深地体会到所得的宝贵。

  文字纵可以多番阅读,但最终还是要依靠个人体会,眼界正是让我们的理解更精準的重要条件。同学们不妨趁年轻力壮之时,多到内地的古蹟胜景,游游各地的庭园湖泊,亲自走一走那些需要一步一步登上的山,当读到诗人词人的愁思妄想之时,自然就更容易明白了。

  古说「登泰山而小天下」,倒不是要常常惦记自己的渺小,但若能多些亲炙、体验,对理解世界、理解文学、理解人生都一定有所裨益。下次再谈。■庄志恒 中学中文科老师

  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