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解惑】有用易受伤害 无用安享天年

2018-10-01 18:32:52  阅读 12 次 评论 0 条

  社会中,不知有多少人每天营营役役,力争上游,以成为强者为目标。但是,《庄子》一书却屡次以无用之材为喻,说明「无用之用,方为大用」的道理。例如《人间世》曰:

  宋有荆氏者,宜楸、柏、桑。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猴之杙者斩之;三围四围,求高名之丽者斩之;七围八围,贵人富商之家求樿傍者斩之。故未终其天年,而中道之夭于斧斤,此材之患也。故解之以牛之白颡者,与豚之亢鼻者,与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适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为大祥也。

  庄子认为,有用之材,不管大小,最终都会受到伤害,甚至中道而夭。相反,白额的牛、鼻孔上翻的猪及生痔疮的人,由于被巫祝视为不洁、不祥,终可逃过被沉河祭神的命运。结果,相对有用之材,正因为无用之材并不完美,最后才得以享受天年。由此而论,无用之用,似乎才是大用,这是否代表我们应该做个「无用」的人才好?

  早前,超强颱风「山竹」袭港,为本港带来灾难级的破坏。颱风过后,山边众多树木一棵棵倒下,不论有用无用,大的小的,高的低的,统统无法倖免。而除了天灾,人祸其实同样亦可为社会、为个人带来沉重影响,相当可怕。

  面对防不胜防的种种天灾人祸,不管有用之材、无用之材,其实都显得相当渺小,并无太大分别。

  因此,我们真正应该在意的,并非有用无用之别,而是自己的心态:不论面对任何状况,凡事只要克尽人事已够;其余只能听天由命。道家主张的正是这种顺应自然的安顿心境,而非要人颓废度日,空以「无用之用」作为逃避努力的借口。此一道理,可以参看《庄子.山木》所述「不材之木」与「不鸣之雁」之比较。相关内容,笔者曾于专栏上导读,于此不赘。

  译文

  宋国有个地方叫荆氏,盛产楸、柏、桑三种树木。其中,长到约一两只手可握住那样粗的,会遭到想要繫猴木栓的人斩伐;长到约三四个人可围住那样粗的,就会被想要高大屋樑的人斩伐;长到约七八个人才可围住那样粗的,又会被想要独板棺材的富贵人家斩伐。那些树尚未活到其应有的天年,中途已夭折于刀斧之下,这都是有用之材的祸患。因此,举行消灾的祭祀时,白额的牛、鼻孔上翻的猪,以及生痔疮的人,都不可以投入河中祭神。这是巫祝们都已知道的,并认为是不吉祥的,但却正是神人所认为至吉祥的。

  注释

   拱把:两手合围者名「拱」,一手可握者名「把」。

   狙猴之杙:狙猴,猕猴。杙,借为「弋」,小木栓。《说文》:「弋,?也。」「?,弋也。......一曰门梱也。」

   高名之丽:谓高大栋樑。名,犹大也。《战国策.秦策》:「王不如因而赂之一名都。」高诱注云:「名,大也。」丽,通作「欐」,屋中主樑。《列子.汤问》:「余音绕梁欐,三日不绝。」

   樿傍:独板棺木。成玄英疏曰:「棺之全一边而不两合者谓之樿傍。」

   解之:禳解,指祭神以求消除灾难。

   白颡:白额。《说文》:「颡,也。」

   亢鼻:仰鼻,鼻孔翻上。

   适河:适,往,指古代将人投入河中的祭祀。《经典释文》引司马彪云:「适河,谓沈人于河祭也。」

   巫祝以知:巫祝,古代以歌舞、祷告来沟通鬼神的巫师。以,通「已」。

   ■香港能仁专上学院中文系 助理教授 谢向荣博士

  隔星期五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