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科研民用 助人团圆

2018-10-02 21:14:07  阅读 13 次 评论 0 条
■玛莉-克莱尔.金分析家庭患乳癌情况图表。主办方供图
■玛莉-克莱尔.金分析家庭患乳癌情况图表。主办方供图

  玛莉-克莱尔.金在1981年要争取第一笔大额研究经费的前几天,遭遇了丈夫移情别恋,但她成功申请到资金,得以让她的BRCA1项目开始,这亦成为之后遗传科学传奇成果的开端。

  虽然自己的家庭破碎,但她却勇敢地走出实验室,用自己的科研成果,让无数家庭破镜重圆。

  25岁获得博士学位的玛莉-克莱尔.金,取得到智利大学交换任教的机会。

  在智利的第二年,智利发生政变,不仅时任总统被杀,她的学生亦不幸遇害。

  之前还在眼前活蹦乱跳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令她永远无法忘记战争带来的冲击。

  科研工作之余,她决定为人权工作奋斗,希望用知识帮助在战争中受难的人们。

  率先用DNA序列于人权调查

  1984年,玛莉-克莱尔.金率先将DNA序列应用于人权调查,开发了以遗骸线粒体DNA的序列方法,并将之用以鉴定阿根廷「骯髒战争」中被绑架儿童的身份,让在战争中被拐带到美国的孩子找回父母,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

  她亦帮助二战期间在越南、柬埔寨、韩国等地牺牲的无名士兵的遗骸回国。

  现在大众可以用便宜的价格监测癌症基因,亦和玛莉-克莱尔.金等科学家的努力有很大关係。

  当年找到BRCA1基因后,全球科学界迅速克隆BRCA1,最终被一家公司首先找到,并获得专利权,令监测基因的经费十分高昂。

  为让研究成果不要变成有钱人的专利,玛莉-克莱尔.金置身于与商业巨头的官司中,最终在1994年胜诉,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人类基因不能获得专利,在包括她在内的科学家的努力下,现在人们可以使用相对合理的价格为自己的健康保驾护航。

  玛莉-克莱尔.金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科学家是要忠诚于自己的国家,但科学家对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责任,要做到「以人为本」。 ■香港文汇报记者 柴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