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为港长者谋福祉 特赴日本学护老

2018-10-12 01:00:04  阅读 31 次 评论 0 条
■岑启灏在日本时与一位伯伯特别投缘,他教对方用平板电脑。(下图)为两人同到京都游览。 受访者提供
■岑启灏在日本时与一位伯伯特别投缘,他教对方用平板电脑。(下图)为两人同到京都游览。 受访者提供

  今年只有30岁的岑启灏,于2015年毅然赴日本修读社会学硕士,研究日本老人介护 (即护理)、社会福祉制度及民间动向。那时只有27岁的岑启灏,为达至理论与实践并重,更毅然到当地的安老院舍工作,照顾长者起居饮食之余,希望深入了解当地安老院的理念及运作模式,并把所学带回香港。

  在「灵堂」吃饭 学懂平常心

  岑启灏在日本留学期间,最难忘的经历要数和各长者相处的点滴。他坦言很多人以为老了,或患了认知障碍症,人生便等同走到尾声,但他和老人家接触时,却发现他们其实很可爱,甚至有些中度认知障碍症患者即使不是天天见面,也会记得他的名字,叫他十分感动。也有一位70岁的伯伯和岑启灏特别投缘,待他如儿子一样,更笑言要做岑启灏的「日本爸爸」,不但常找他一起吃饭,还亲自驾车帮忙搬屋,也教了他很多做人的道理。

  岑启灏刚开始在安老院工作不久,发生了一件小插曲。那时他看到同事都在一间放了几张长者遗照的房间里吃午饭,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安老院内专门为已逝老人做法事的「灵堂」,不过员工们都不会忌讳,也不会觉得在里面吃饭是不尊重,反而很明白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经阶段,这平常心也为岑启灏带来了深深的启发。

  被问到与日本长者相处和与本地长者相处有否什幺不同时,岑启灏坦言,两地长者都非常亲切,但本地长者给他一种「没有选择」的唏嘘,彷彿总会说「人老就是这样子了」,「因为很辛苦,所以死也没所谓」的话,令人听了心痛。日本长者对于死亡却是一种「我这辈子已能活到这年纪,离开也不会有太大遗憾」的态度。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