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知新】苏轼再游赤壁 似豁达实惶恐

2018-10-12 01:00:48  阅读 9 次 评论 0 条
■苏轼被贬黄州后,写下《后赤壁赋》等名篇。图为黄冈苏东坡纪念馆的苏轼像。 资料图片
■苏轼被贬黄州后,写下《后赤壁赋》等名篇。图为黄冈苏东坡纪念馆的苏轼像。 资料图片

  上一回提到被贬黄州后的苏轼于7月时出游赤壁,以清风明月相伴,客人与酒相随,排解苦楚,看似豁达,但内心仍是诚惶诚恐。3个月后,《后赤壁赋》正好反映出这种精神状态。

  当时已是深秋时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为全篇定下了萧瑟的氛围,但无损他和友人一起出游的雅兴,于是他们「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如此良辰岂可无酒无餚呢?他们各自为这个夜宴张罗,苏轼的贤内助早準备,「『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他们又踏上夜游赤壁之路。

  这次的夜游和首次所见之景色大有不同。不再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不再是「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取而代之的是「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元代虞集《道园学古录》:「坡公《前赤壁赋》已曲尽其妙,后赋尤精。于体物如『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皆天然句法。」苏轼的笔法之精跃现于纸上,书写同一景地,却能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可见其高明之处。看见此情此景,他不禁感叹︰「而江山不可复识矣。」

  苏轼这一回更加走到赤壁之上,「摄衣而上,履巉巖,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登上赤壁之时,友人并没有相随,看似是「不能从焉」,但这却是东坡的内心写照。

  被贬州之后,虽然有不少的友人作伴,但真心能了解他的人又有几何呢?他内心的情怀又有谁能够跟从呢?他自己一人在高山之上长啸,回应的也只是大自然罢了,想到这处,不禁「悄然而悲,肃然而恐」,他悲的是自己落难的处景,恐的是想到小人对自己的谗害,险些丧命。「凛乎其不可留也」,不可留的是此处赤壁?是被贬之地黄州?抑或是远处的庙堂呢?相信苏轼的内心已然有了答案。

  孤鹤飞过 内心孤独

  苏轼内心恐惧,重回到小舟之上,任意地在江中飘流,突然又看见一只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鹤自古在文学作品中都有独特的地位,《诗经.小雅》:「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这里苏轼颇有自况的意味,认为自己虽然被贬,却是具有高尚品德的贤能之士,在浊流之中仍能修身洁行,而且颇有时誉。鹤的习性一般都是群居,但此次只见一只,其实反映出自己的孤独的内心状态。

  「孤鹤」的作用还为下文作出铺垫。当晚归家之后,苏子便「梦一道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询问他在赤壁之处是否感到快乐。他对于梦中道士的问题,并没有直接的回答,反问道士从何而来。

  苏轼的自问自答,是他内心的反映。「孤鹤」、「道士」和他,是三为一体的。近代沈石民《三苏文评注读本》:「飘脱之至。前赋所谓冯虚御风,羽化登仙者,此文似之。」《前赤壁赋》的精神,在《后赤壁赋》中得到了昇华。「孤鹤」、「道士」颇有出世的意味,他在被贬之后开始思索自己是否应退隐下来。当他醒来之时,马上「开户视之」,却「不见其处。」看不见的,除了是道士外,更加是自己人生未来路向。

  不少人认为无论是艺术手法或是情感之上,《前赤壁赋》比《后赤壁赋》更为精彩。《后赤壁赋》的自问自答,有一股淡然坦然的洒脱,是《前赤壁赋》的主客对答无法比拟的。苏轼此时此刻的心态纵有不安,但比起之前也更加从容。至于我们常言苏轼的豁达大度,我们将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和大家一起探讨。■心台

  隔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