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字水乐春风】雍正讨厌朋党:「朕必诛之」

2018-10-12 01:00:58  阅读 26 次 评论 0 条

  相信很多老师和同学都曾看过宋朝欧阳修所写的《朋党论》,这篇作品或收录于初中的教科书,或列作辅助篇章,是一篇很典型的议论文教材。

  此文有论点、有论证,内容有条理,又举出史实为证,最后能归纳出结论,的确是学习议论文写作的一个样本。不过,有人却认为「设修(欧阳修)在今日而为此论,朕必诛之以正其惑世之罪」,即是要治他妖言惑众之死罪。

  觉得欧阳修的《朋党论》为邪说的,正是清朝的雍正皇帝。他甚至洋洋乎亲书一篇《御製朋党论》来驳斥欧阳修,更要求诸王贝勒、满汉大臣皆要「洗心涤虑,详玩熟体」,就是要静心细读此文。

  君子有知交 小人冇朋友

  欧阳修写《朋党论》时,正是北宋庆曆年间,朝廷因新政的推行而造成政治的纷争,大臣们分成党派,互相倾轧,国事反受窒碍,新政只推行一年多就结束。

  欧阳修有见及此,遂为此文,一开始就说到:「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不足为奇,因「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最重要的是:为人君者,要识分辨君子和小人而已。

  欧阳修看来,君子之交是「真朋」,因他们以同道为朋,「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这个胸襟,无论修身、事国,都能「同心而共济」。

  小人之交呢?是「伪朋」。因他们以同利为朋,「所好者利禄也,所贪者财货也」。当其同享利益时,可「暂相党引以为朋」;及利尽,甚至可能互相贼害,兄弟亲戚,也可能出卖。那就是指小人们因贪利而聚,利散人也散。

  故此,欧阳修归纳出一个结论:「小人无朋。」

  他列举了历代史实,证明若君主能分辨清楚君子与小人,则天下兴;若不能分辨和选用,祸患弊端就出现。他举出三个正面、三个反面的史实,论证了「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而党争也可息止。

  我们看到:欧阳修为此文非为一己私利,而是为了庆曆新政和国家的兴亡,但雍正对他的论点极为不满,直指:「君子无朋,惟小人有之!」

  清康熙年间,为争储位,造成「九王夺嫡」的局面。各皇子互相倾轧,或结集势力。其中以皇八子胤最能收买人心,最得人和,有「八贤王」之称,势力也最大,甚至很多官员联名推举他接受太子封号。

  所以,当雍正坐上皇位,自然要清除这心腹大患,将「八爷党」连根拔起,遂于雍正二年七月,趁青海之乱平定,更是大振君威之时,遂发布亲书的《御製朋党论》,革除朋党之风。

  他先借康熙在世时,已经常告诫臣下不要搞朋党,但有些人不能上体圣祖心意,往往分门别派,各拥亲信,互相倾轧排挤。他在藩邸时,就以独立不群为荣,以建立朋党为耻。

  当然,他为皇子时满口佛道,自称不贪荣华富贵,只讲孝道与清修,博取父皇康熙欢心。那幺他豢养那幺多谋士刺客(江湖传说中的「血滴子」)又意欲何为?但在此不论了。

  公事应公正 不可分门户

  他认为「朋友」虽为五伦之一,但人与人之间的往来,只可存在日常生活,至于朝廷的公事,应该保持公正,不可稍微涉及党派之私。而君臣之间,定要一德一心、好恶相同、是非分明,万不可存门户之见。

  他推论出,君臣之分,有如天尊地卑,「为人臣者,义当惟知有君......而能与君同好恶。」否则,就是「尊卑之分逆,则皆朋党之习为之害」。

  他指斥欧阳修说的「君子以同道为朋」是「罔上行私,安得谓道?修之所谓道,亦小人之道耳......而小人之为朋者皆得假同道之名,以济其同利之实」。因有人可说自己是君子而谋私利。

  《御製朋党论》所要表达的思想,主要是想将康熙以来流行的朋党习气彻底清除,以打击胤、胤禔等之党羽。跟说明臣下心中只能有君,绝对忠于君上,而不能扰乱君上权力的施行。

  以雍正他的君主的立场,和封建的逻辑,一切的朋党皆违背了君臣大义,和臣下事君之道,只会扰乱君主权力的执行,实罪大恶极。

  所以,君子也不应有朋。那幺欧阳修之观点就有可诛之罪。跟,他就可顺理成章地去收拾政敌了。■雨亭

  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