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解惑】人间纷扰 心斋处世

2018-10-26 15:45:49  阅读 10 次 评论 0 条

  战国时期,东周封建制度对诸侯已失去约束力,群雄各自为政,争相割据;社会礼崩乐坏,动荡不安。面对这个战祸连连、思想纷烦的乱世,《庄子》特立《人间世》一篇,描述人际关係的纷争纠结,以及乱世中的处世之道。

  《人间世》首章假借颜回与孔子的对话以说理,文中提到,卫国君主专横独断,「轻用其国」,「轻用民死」,受害者尸横遍野,民众痛不欲生,藉以借喻人间种种纷争,以及处世之难。

  对此,颜回欲「端虚勉一」、「内直外曲」、「成而上比」,通过外表恭敬端谨、内心谦虚正直、做事勤勉专一、言论比附古贤等种种方法,藉以感化卫君,但都被孔子一一指出其不足。

  最后,孔子提出了「心斋」此一方法,其文曰:

  颜回曰:「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仲尼曰:「斋,吾将语若!有心而为之,其易邪?易之者,天不宜。」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如此,则可以为斋乎?」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颜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实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谓虚乎?」夫子曰:「尽矣。」

  所谓「心斋」,就是一场心的斋戒,即是要摒弃杂念,放下执,使心境虚静纯一,然后方可超越世俗的功利心境,直观大道的自然本质。

  也许,在庄子看来,人企图以己力来改变纷扰的乱世,本身就是一种执念,倒不如好好保养心神,忘却一切,顺应自然,才算符合大道真理吧。

  此一思想,显与儒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择善固执」的精神不一,而孰是孰非,主要取决于时势与个人价值观而论,并无绝对可言。

  译文

  颜回说:「我实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了,请问有何良策呢?」孔子说:「斋戒吧!我要告诉你,你怀成心去办事,岂会容易呢?若你以为容易,那就与自然之道不合了。」颜回说:「我家里贫困,已经不饮酒、不吃肉好几个月了。这样,可以算是斋戒了吗?」孔子说:「这是祭祀的斋戒,并非心斋。」颜回说:「请问什幺是『心斋』呢?」孔子说:「你要让心志专一,不要仅用耳听而要用心领会,不要仅用心受而要用气感应。耳朵只限于聆听声音,心灵只限于感应外物,至于气,则因其虚寂无形而能容纳万物。大道汇集于清虚之气中,而这种清虚境界,就是我说的『心斋』了。」颜回说:「我尚未懂得心斋道理以前,确实有感到自我的存在;但懂得此道理后,便顿然忘掉了自己。这可算达到心境清虚了吗?」孔子说:「你已理解得很透彻了。」

  注释

   若:代词,你。《小尔雅》:「若,汝也。」

   有而为之:原句缺一「心」字,据郭象注及宋人陈碧虚《庄子阙误》引张君房本补。

   天:《说文》:「,旰也。」段玉裁注云:「旰谓絜白光明之?。」「天」谓光明普照之上天,引申指自然。

   唯:文言语气助辞,用于句首,无实义。

   茹荤:茹,食。《方言》:「茹,食也。吴越之间,凡贪饮食者谓之茹。」荤,《说文》:「荤,臭菜也。」指味道浓重的蔬菜,与素菜相对,又引申指肉食。

   无:通作「毋」,不要,勿。

  听止于耳:原当作「耳止于听」,与后句「心止于符」相对。谨据俞樾《庄子平议》说改。

   符:符合,感应。

   虚而待物:谓气虚无形,故能容纳万物,喻人应以毫无成见的虚静心境来应对外物。

   实自回:谓颜回确实未能排除自我。原句当作「实有回」,与下句「未始有回」相对,「自」乃「有」字之。

  ■香港能仁专上学院中文系助理教授 谢向荣博士

  隔星期五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