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知新】千古风流人物 名利梦一场

2018-11-01 01:13:28  阅读 8 次 评论 0 条
■无论周瑜当年如何名成利就,到了苏轼的年代都已「灰飞烟灭」,如今只存在于历史和戏曲当中。 资料图片
■无论周瑜当年如何名成利就,到了苏轼的年代都已「灰飞烟灭」,如今只存在于历史和戏曲当中。 资料图片

  前两回提到苏轼出游赤壁的情况,反映他矛盾的内心世界,一方面想在困顿中解脱,另一方面却茫茫然而不知所措。到了翌年,苏子第三次出游赤壁,这一年他已经48岁,被贬黄州已两年多,接近「知天命」年纪的苏轼,对人生似有另一番感悟。前后赤壁赋在表达形式上较《念奴娇.赤壁怀古》自由,但在此首词中,苏子却展现了人生得失的洒脱和从容。

  大江东去 今安在哉

  全首词的结构和传统的宋词相若︰上阕写景,下阕抒情。他一开首便以「大江东去」起兴,利用东去的长江水连结历史人物,他们都抵不过时间洪流的沖刷,今已不在人世间,哪管他们昔日是如何「风流」。「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点出此处曾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战场。看见此古战场,他想起了「三国周郎」。

  眼前的风光,也颇具战场的威势︰「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捲起千堆雪」,这时的风光和之前两次又不同,最初平淡如素,第二次藏有暗涌,第三次云谲波诡,从不同的角度呈现出赤壁的奇特之处。

  前两句以对偶形式表达了此地的雄奇,山川的结合,霸佔了眼前的视线,看见浪涛拍打岸边,形成的千层如雪般的白浪,颇有「无声仿有声」的感觉。

  风光本无情,观者自有意。笔下的景色反映了苏轼内心的澎湃。他一直都是不甘平淡,希望能建立功业,可惜「乌台诗案」令其原本美好的仕途蒙上了阴霾。他看见如斯景色,不禁唤醒内心的豪情壮志,被贬的遭遇彷彿也不值一提。那个为国为民的苏轼彷彿又回来了,那个满腔热血的苏轼彷彿又回来了。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提到︰「子瞻佳词最多,其间杰出者,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凡此十余词,皆绝去笔墨畦径间,直造古人不到处,真可使人一唱而三叹。」可见苏轼的文字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能完全呈现自己内心的胸襟。

  但是他终归认清事实的真相,苏子想到了这如斯美好的江山,曾吸引了多少豪杰为其付出一生,倾尽所有呢?而自己就算是其中之一,面对当下的境况又如何建功立业呢?

  此时的苏轼,内心经过多年的沉澱,开始懂得真正的自我开解。下阕主要是怀人抒情,上阕中提到的周郎,在此起了关键作用。在《前赤壁赋》,他也曾想起三国时的曹操,曹操曾经称雄一方,但「而今安在哉」?颇有在上阕中「大江东去」的意味。在此处的周瑜气质非凡、才识高卓,功业美人皆在其手中,的确具有「雄姿英发」的意味。

  根据史载,周瑜年方二十四,已成为江东重臣,地位举足轻重。年已四十八的苏子境况,自是不可同日而语。这一种强大的落差,看似是自嘲,但也是一种大解脱。「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既是指周瑜用兵如神,其实也指出当下在自己谈笑之间,周瑜又何尝不是「灰飞烟灭」呢?在苦闷之中,苏轼为自己找到了解脱的妙想。

  已届暮年 离开苦痛

  孔子曾说︰「四十五十有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这时苏子正好是孔子所说的年纪。他想自己的坎坷不遇,如何又与周瑜比肩呢?因为他的精神在古战场上穿梭千年后,又再重回现实,所以他便道︰「多情应笑我」,此处用了倒装句式,既切合宋词体制要求,同时颇有自诩「多情」的意味。「早生华髮」一句,更提醒了自己已届暮年,应该从苦痛之中走出来。看似是有点消极,却把自己的悲哀浪漫地呈现。

   「人生如梦」,此刻在苏轼眼中,一切也如梦幻泡影。周瑜的名成利就如梦,自己被贬遭遇如梦,哪些千古风流的人物又何尝不是如梦呢?他终于可以在困境摆脱。面对如此境况,他执起酒杯,敬江上明月一杯,以感激大自然为他带来的慰藉。唐圭璋《唐宋词选释》提到︰「述弔古之情,别出明月,与江波相映。此境此情,真不知人间何世矣」,可谓精闢矣。■心台

  隔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