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力学百年题 执教西北甲子情

2019-01-08 01:42:47  阅读 74 次 评论 0 条
■俞茂宏年逾八旬,仍坚持为国着述。香港文汇报记者李阳波  摄
■俞茂宏年逾八旬,仍坚持为国着述。香港文汇报记者李阳波 摄

  西安交大老教授俞茂宏 年逾八旬为国着述

  60年前,当西去的列车缓缓驶出上海站时,对于背后繁华的大上海,20出头正值芳华的俞茂宏始终没有回头看过一眼,因为他已抱定了扎根西北的决心。虽然彼时西安的荒凉偏僻确实出乎了俞茂宏的预料,但和一些人略带伤感的情绪不同,癡迷于力学研究的俞茂宏心里却是出奇的平静,而他这一「癡」便是一甲子。60年来,坚守科研之路的俞茂宏和华丽转身的西安一样,在蛰伏30年后一飞沖天,其提出的统一强度理论,不仅解决了中国科学领域百年难题,同时也第一次在世界力学领域发出中国的声音。如今,当年的小伙已年过八旬,但那股子癡劲却没有一丝消退,依然在坚持为国着述。然而,突然而至的眼疾却让他濒临失明,手头的几本着作,面临腰斩的危险。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不给国家和学校造成损失,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强度与振动国家重点实验室老教授俞茂宏展开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香港文汇报记者 李阳波 西安报道

  虽然早在战国时期,中国人便已经会巧妙借助力学原理开展生产,但时至今日,很多专业书籍中却很少有中国人自己的力学理论。对于当年毅然投身力学研究的俞茂宏来讲,刚开始的时候还真没多想,就是单纯的喜欢。然而,当几十年后,自己的努力让世界业界震惊的时候,他才突然想到,确实需要改变点什幺了。

  中国理论引世界惊呼

  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个火红的年代,西迁让很多年轻人对未来充满无限的憧憬和遐想,整个西安交大的校园热血沸腾。由于人生地不熟,俞茂宏的生活异常简单,而这也恰好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做研究。1961年,三年饑荒期间,全国物资紧张,虽然时常饿肚皮,但俞茂宏硬是搞出了「双剪理论」,虽然这一理论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可是在20多年后,却被国际学界所普遍认可,并被写入中国水利大百科全书。

  双剪理论之后,俞茂宏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1991年,在历经30多年的沉寂后,俞茂宏又提出一个更大範畴的「统一强度理论」。这一理论在经过海内外科学家严苛的计算论证之后,也彻底推翻欧美科学家一百多年前做出的「统一强度论」无法实现的论断,并逐渐被世界所认可。「一百多年前,欧美学者都说过,在力学领域永远不可能有万能钥匙。但我的理论却用事实证明,一把钥匙可以开很多锁,一个方程式可以解决很多材料的强度问题。」当统一强度论被世界权威期刊发表后,很多外国科学家不禁连连惊呼:中国人解决了世界百年难题。

  濒临失明仍笔耕不息

  俞茂宏的统一强度论就好比是材料世界的万有引力定律。虽然统一强度论是中国人首先提出的,但在世界力学领域,能作为标杆的中国声音却并不是很多。

  「我想在有生之年,多做些研究,多写几本书,让中国声音在世界力学领域更多一些更响亮一点,也想让我们中国人提出的理论更多的进入教科书。」然而,命运总是不如人愿,正当俞茂宏大踏步前进的时候,他的眼睛生病了,而且濒临失明。这一消息,让俞茂宏心急如焚,因为他担心会因此影响到他的书。「这些研究在世界上有一定高度,如果因为我的眼睛不能完成,给国家给学校留下遗憾,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不顾医嘱续口述写作

  俞茂宏的事情牵动了世界各地交大学子的心,为了帮助俞老完成心愿,在西安交大香港校友会的倡议下,四面八方的人都向俞老伸出援手。如今,在助手帮助下,俞茂宏以口述形式写作,虽然眼睛早已没了光感,但俞茂宏全然不顾,常常熬到深夜。繁重的工作进一步加重了他的眼疾,医生和家人都劝他暂时停下来休息一下,然而他总是说「没事,眼睛累了可以揉揉缓解一下,而我的时间却无法缓解,因为在和时间的对抗上,我必须要赢。」

  2018年伊始,世界最大科技出版集团德国斯普林格出版社出版了俞茂宏最新学术着作《统一强度理论及其应用(第二版)》。目前他正在全力以赴撰写《塑性力学三部曲》和《岩土力学三部曲》中英文版等12本书。「两个『三部曲』在理论上和工程应用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将会对世界有关学科的发展作出我们中国人的贡献。」虽然眼睛越来越模糊,但随着述进度的不断推进,俞茂宏却感觉自己突然好像看得更远了、也更清楚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