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病妻眼含泪水 「军功章都属夫人」

2019-01-08 01:43:29  阅读 65 次 评论 0 条
■多年前拍的一张全家福。 香港文汇报陕西传真
■多年前拍的一张全家福。 香港文汇报陕西传真

  当年俞茂宏只身前往西安时,他的夫人以学生的身份已经在西安交大的校园里生活了两年。几年之后,当俞茂宏见到毕业留校的夫人时,共同的经历、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喜好,让两个年轻人迅速熟稔并走到了一起,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从此相濡以沫走过大半生。

  妻主动要求抹去自己名

  内地曾经有首红遍大江南北的老歌,其中有这样一句歌词:军功章里有你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而俞茂宏却总会说,他的军功章都应该属于夫人。相伴几十年来,夫人何老师不仅在生活上悉心照料,而且任劳任怨,让俞茂宏全身心投入工作无后顾之忧。特别是当丈夫将何梁何利20万奖金捐出去的时候,她没有丝毫犹豫,因为在她看来,丈夫做得对。更为重要的是,何老师也是一名在科研工作上资深的专家,在俞茂宏近半个世纪的研究中,她都默默地为丈夫做一些基础的研究工作,为统一强度理论的提出作出巨大的贡献。然后,功成之时,何老师却默默地要求俞茂宏从作者的名单抹去自己的名字,因为在她看来,在家里她只是尽了一名妻子的责任,在工作上,也只是尽了一名同事的情谊。

  相守半世纪互为支撑

  6年前,在俞茂宏工作最紧张的时候,何老师一病不起,从此卧床不能自理。看到爱妻躺在床上被病魔折磨的样子,俞茂宏心疼到了极点,而躺在床上的何老师,也为不能照顾丈夫而心疼不已。

  「虽然生活发生了改变,但我们初心从未改变。」由于孩子们都不在身边,俞茂宏便特意从上海请了一名阿姨照顾夫人,自己又开始继续研究创作的工作。「6年了,我一直都很忙,有时只能在吃饭的时候和她说上几句话,但我们的心从来都在一起,从未分开过一刻。我写书的时候,她就躺在我隔壁的房间,因为这样我们都能感觉到彼此就在身边。」这位不曾被眼睛失明所吓倒的老人,一说起夫人眼睛里却噙满了泪水。「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心理安慰很重要,近半个世纪的相守,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而也正是这种安慰,坚强地支撑何老师走过了6年。「我们承诺过,要一直相互依偎走下去,无论何时,我们都会坚守承诺,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这几本书为国而着,也是为她而写。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