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刘永坦院士:40年研新雷达 护航万里海疆

2019-01-09 01:42:07  阅读 53 次 评论 0 条
■习近平给刘永坦院士(右)和钱七虎院士(左)颁奖。 新华社
■习近平给刘永坦院士(右)和钱七虎院士(左)颁奖。 新华社

  (综合记者 刘凝哲及新华社报道)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刘永坦院士说,这一奖励是无上的光荣,更是沉甸甸的责任。科技创新本质上是人才驱动,一定要让愿意创新、有创新能力、取得创新成果的人得到社会更多的尊重。

  坚持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中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40年坚守,带出一支「雷达铁军」......刘永坦带领团队研製的新体制雷达,不仅能够「看」得更远,还能有效排除杂波干扰,发现超低空目标,对于对海远程预警来说至关重要。如果说雷达是「千里眼」,那幺新体制雷达就是练就了「火眼金睛」的「千里眼」,被称为「21世纪的雷达」。它不仅代表现代雷达的发展趋势,更对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都有重要作用。

  不满足现状 续攻实际应用

  早在1991年,经过十年科研,刘永坦在「新体制雷达与系统试验」中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建成我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站,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那时,身边很多人劝他「功成名就、见好就收」,但刘永坦却说:「这还远远不够。」在他看来,科研成果如不能转化为实际应用,就如同一把没有开刃的宝剑,中看不中用。「一定要让新体制雷达走出实验室,走向海洋。」

  随后的十余年里,从实验场转战到实际应用场,他带领团队进行了更为艰辛的磨炼。由于国际上没有完备的理论,很多技术难点亟待填补,再加上各个场域环境差异巨大,新体制雷达的「落地之旅」格外艰难。

  「解决不了抗干扰问题,雷达就没有生命。」刘永坦说,各种各样的广播电台、短波电台、渔船,发出强大的电磁干扰是最大的难题。设计-试验-失败-总结-再试验......他带领团队进行上千次调整,终于找到了解决方案。这项完全自主创新的研究成果于2015年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它不仅破解了长期以来困扰雷达发展的诸多瓶颈难题,更让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

  「依靠传统雷达,我国海域可监控可预警範围不足20%,有了新体制雷达,则实现了全覆盖。」刘永坦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给祖国的万里海疆安上「千里眼」,国防才能更安全。「这件事可能要干一辈子,不光我自己,要集结全系的力量,甚至更多的力量。」刘永坦说,相对于一些短平快的科研项目,新体制雷达是个十足的「冷板凳」。

  不畏惧艰险 调动团队攻关

  团队骨干许荣庆、张宁、邓维波等人都说,刘老师是学术上的干将,更是团队里的帅才,他懂得如何调动大家一起攻关。

  雷达调试初期,系统死机频频出现。几十万行的大型控制程序,再加上发射、接收、信号处理、显示等诸多设备,任何一个微小的故障都可能导致整个系统无法运行。「不能给科研留死角。」刘永坦就率领团队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从系统的每一个程序开始检查,发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1990年4月3日,对于团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日子--这一天,新体制雷达技术终于使目标出现在屏幕上。团队所有成员都流泪了,是成功后的狂喜,也是多年压力的释放。

  40年里,刘永坦的团队从最初的6人发展到30多人,成为新体制雷达领域老中青齐全的人才梯队,建立起一支雷达科研「铁军」。「围绕一个方向,聚焦一个领域,刘永坦一干就是40年。不以困难为断点,不以成就为终点,这种科研精神对后辈来说是激励,更是嚮导。」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杰才说。

  刚领完奖,这位「80后」老院士又许下了新的愿望,继续带领团队向小型化雷达进军,让技术造价更低,让功能性能更优,更好保卫祖国海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