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知新】母子心意相通 妈妈咬手指唤儿归

2019-01-09 01:42:56  阅读 52 次 评论 0 条
■母亲咬手指,曾子就会心痛回家,现代可能觉得无稽,但古人则相信有心灵相通。 资料图片
■母亲咬手指,曾子就会心痛回家,现代可能觉得无稽,但古人则相信有心灵相通。 资料图片

  上一回和大家说了有关廿四孝故事的来历和其中两个故事,这一回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分别是︰「啮指心痛」、「单衣顺母」、「负米养亲」。无独有偶,这三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他们都是孔子的学生。让我们看看孔子的学生是如何行孝的。

  「啮指心痛」的故事是曾参。《全相二十四孝诗选》提到︰「周。曾参。字子舆。事母至孝。参曾採薪山中。家有客至。母无措参不还。乃啮其指。参忽心痛。负薪以归。跪问其母。母曰。有客忽至。吾啮指以悟汝耳。」

  有一回曾参到山中砍柴,突然有客人到家中探访。古时候的通讯并不像现在发达,母亲无法即时通知曾子。母亲不知所措之时,心生一计,她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深山中的曾子突然觉得心痛不已,于是赶回家中,看见母亲并跪在她跟前询问何事,母亲便说出有客人前来,故以此方法呼召你回来。

  古人相信心意相通,曾子和母亲能心灵感应,可能也的确存在。于孝的角度而言,曾子时刻把母亲的安危放在心上,才促使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今天的生活节奏忙碌,即使住在同一屋檐下,也未必能对自己父母的起居作息有一定的了解,不妨多把他们的生活细节放在心上,时刻对他们有所牵挂,或者这也是一种有孝心的表现。

  后母亦是母 情理需尽孝

  「单衣顺母」的主角是闵损。「周。闵损。字子骞。早丧母。父娶后母。生二子。衣以棉絮。闵损。衣以芦花。一日。父令损御车。体寒失鞭。父察知其故。欲出后母。损曰。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后母闻之。卒悔改。」

  孝顺亲生父母,是合乎情理,但如果是继母的话又如何处理呢?闵损为我们做了最好的示範。闵损的生母早死,父亲后来再娶并且多了两个弟弟,后母在闵损的冬衣里填满了芦苇花絮,但在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冬衣则以棉花填塞。

  后来,父亲发现了后母的恶行,想把后母赶走,但闵损却阻止了父亲,并说如果是后母走了,受冻的将是兄弟三人。因此父亲没有把后母赶走,后母也被闵损的行为所感动,痛改前非。

  这一则故事有两个值得我们留意的地方。第一,行孝并不在乎血缘,而是在乎身份,后母虽然和闵损没有血缘关係,但在家中的角色是一家之母,所以她仍然具备一定的地位,故此闵损在情理上仍是要对她尽孝。第二,闵损的行为正好体现了「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的精神,即使自己受到伤害,仍可以以恭敬的态度对待他们。

  孝跨越生死 缅怀苦日子

  「负米养亲」的主角是子路。「周。仲由。字子路。家贫。尝食黍薯之食。为亲负米百里之外。亲殁。南游于楚。从车百乘。积粟万锺。累褥而坐。列鼎而食。乃叹曰。虽欲食黍薯之食。为亲负百里之外。不可得也。」

  子路年少时家贫,经常要採食野菜为生。为了奉养父母,不惜百里之外的地方负米回家。父母离世后,他显贵了,享尽荣华,但仍然思念自己的父母,觉得以前的日子虽苦,但能为父母负食的光景是值得缅怀的。

  子路的孝体现在两点︰一、父母在世时,不辞辛劳,走到百里之外的地方取米奉养父母,是生前的孝,做到了「孝养」,若心中无敬的话,可能只提供父母野菜之类的东西即可,但子路却没有这样做,可见其做到「孝敬」。二、父母离世,自己已是身居要位,享尽富贵,但仍没有忘记父母的种种。子路时刻缅怀父母,是一种情感上的延续,我们常说的「慎终追远」,子路的确做到了「追远」。因此,子路的孝是跨越了生死。

  孔子的三个弟子为后人示範的孝行,有很多值得细味的地方。虽难以稽查故事的真伪,但我们可以从这些故事中反思我们今日对父母的态度,重新思考自己是否已经尽孝。■心台

  隔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