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解惑】和德内充 符验外见

2019-01-11 02:02:51  阅读 55 次 评论 0 条

  孟子认为人本性善良,故能扩充善端,发扬善德,与禽兽相异。其实,不止儒家重德,道家亦主张要人保全与充实德性。是故,庄子于书中虚构出许多外形残缺之人物,以对比说明内德之重要。例如在《庄子.德充符》中,庄子曾伪託孔子与叔山无趾有以下一段故事:

  鲁有兀者叔山无趾,踵见仲尼。仲尼曰:「子不谨,前既犯患若是矣。虽今来,何及矣?」无趾曰:「吾唯不知务而轻用吾身,吾是以亡足。今吾来也,犹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务全之也。夫天无不覆,地无不载,吾以夫子为天地,安知夫子之犹若是也!」孔子曰:「丘则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请讲以所闻!」无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无趾,兀者也,犹务学以复补前行之恶,而况全德之人乎!」

  篇名《德充符》者,「充」为充实,「符」谓符验。至于「德」,则指一种和同于自然大道的心境,故《德充符》曰:「德者,成和之修也。」又谓要「游心于德之和」。如此,能够和德内充,则可符验外见,内外一致,道德一贯也。

  明「德」之人,能够体会自然大道之理,内心自然平和安静,不存任何偏见,超越外在形相,但视万物如一。是故,相对外在形态,体道者更为重视人的内在德性。为了说明此一道理,庄子致力刻画得道者的残缺外形与丑陋外貌,使他们的形体与精神间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突出其精神境界之崇高。

  为加强对比说理的效果,庄子还伪託孔子歧视叔山遭刑致残之事,以叔山「亡足」但「犹有尊足者存」,暗示人的内在精神与德性,实远较外在形体重要,并借此斥责孔子蔽于形而不知德,不明自然大道之理。

  事实上,为求突出道理,庄子伪託孔子之言,或借儒家人事作对比之例,比比皆是。读者但以平和心境观之,反思其中道理即可,不必认真计较。如能做到凡事以德为先,不以貌取人,不自以为是,亦不因外事自暴自弃,有过而能改,则人生当可无大过矣。

  译文

  鲁国有个被砍掉脚趾的人叫叔山无趾,他用脚后跟走路来见孔子。孔子说:「你行为不谨慎,过去犯法受刑而成了这个模样。虽然现在你来找我,但又如何来得及挽救呢!」无趾说:「我就是不知时务而轻待自身,才让我因此丧失了足趾。今天我来请教你,是由于我尚有比足趾更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想要尽力保全它。苍天无所不覆,大地无所不载,我把先生视作天地,怎知道先生原来竟是这样的人!」孔子说:「我实在太浅陋了!先生何不进来呢?请说说你所闻知的道理吧!」无趾走后,孔子说道:「弟子们要努力啊!无趾是一个犯过事而遭到断足的人,但他尚可以尽力求学以弥补以往的过错,更何况没有犯过的全德之人呢!」

  注释

   兀者:断足者。成玄英疏云:「刖一足曰兀。」《说文》:「,断足也。......,或兀。」

   踵见:谓无趾者之行貌,因其无趾,故以踵行来求见。踵,脚后跟。《释名》曰:「足后曰跟,又谓之踵。」

   尊足者:尊于足者,谓比脚更重要的东西,喻指人的内在精神与德性。尊,贵、重。

   务全:竭力保全。务,务求,致力做到。

   安知:哪知。安,文言疑问副词,表示疑问意义,相当于「岂」、「怎幺」之意。

   陋:谓见识浅陋。

   胡:何,为什幺。《广雅.释诂》:「胡,何也。」

   夫:文言发语助词,于句首起提示作用,并无实义。

   全德:道德完全,没有犯过的人。

   ■谢向荣博士 香港能仁专上学院中文系助理教授

  隔星期五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