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19年 通胀成主要变数

2019-01-11 02:06:38  阅读 53 次 评论 0 条

  Shamik Dhar 纽约梅隆银行投资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2018年是全球环境出现分化的一年,美国昂首向前,而世界其他地区蹒跚而行。展望未来,金融状况紧缩、欧洲经济增势低迷、有些与众不同的新兴市场陷入困境、美元走强并在全球範围内产生不利影响以及贸易呈现紧张局势,这些情况都有可能蔓延至2019年。投资者面临的问题是,基本面是否足够强劲以使得全球市场稳固,以及当前的资产价格是否完全未理会虽然走软但仍稳健的基本面以及全球前景面临的风险。

  美联储至少加息两次

  通胀预期在发达经济体得到有效控制,从而降低了通胀大幅上升的可能性。虽然美国联储局今年很可能会至少加息两次,但我们对于第三次加息持怀疑态度。此外,七国集团的平均就业率下降,这并未导致薪资相应上涨以及通胀上升。因此,我们预计长期利率不会大幅上升。欧洲央行有可能选择在2019年末或2020年初进行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加息。美元有可能逐渐走强,但一旦美国联储局暂停加息或者英国脱欧局势在布鲁塞尔变得明朗,美元上涨势头就将终止。因此,全球市场在2018年出现的抛售行情对于风险资产而言是个机会,而债券仍将与股票保持负相关性,从而使得标準的多元资产投资组合能够有所表现。虽然风险资产可能不会像近期那样稳步升值,但坚挺的全球背景最终将会支持资产价格。

  儘管如此,市场波动性必将会上升,因贸易紧张局势、全球金融状况紧缩以及对于意大利债务可持续性和银行业稳定性的恐慌情绪对建设性情景构成风险。

  中美贸易冲突正在升级。特朗普政府正在深入研究中国的强制技术转让、外企监管政策和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倡的「中国製造2025」计划,这项计划对美国的科技霸权构成直接威胁。这些问题不太可能会很快得到解决,预计美国会在2019年初对所有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徵25%的关税。

  贸战升级拖累中国经济

  总体而言,美国能够承受住这种压力,但中国经济将会感受到痛苦。随全球贸易萎缩,欧洲和新兴市场将会受到影响,因欧洲和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在更大程度上依赖于全球需求。

  此外,发达市场央行会在2019年结束货币宽鬆政策,并开始实施量化紧缩政策。到11月底时,美国已缩减约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目前每月缩减的规模为500亿美元。

  欧元区债务风险加剧

  最后,欧元区仍然易受金融行业所面临风险的影响。意大利和欧洲央行之间的关係依然像是一辆缓缓滑行的残破列车,而欧洲的银行仍拥有各自母国的主权债务。此外,欧洲的银行还拥有除各自母国以外其他主权国家的债务,从而使得蔓延至整个地区金融业的风险加剧。由于去年夏天爆发了土耳其货币危机,欧洲银行业在成本为零的时期向新兴市场的企业大举放贷。随全球流动性收紧以及利差交易出现反转,这些表内资产有可能会下跌,从而对银行的资本比率构成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沉睡的巨人」就是通胀。即使在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通胀温和升高之际,幅度对于当前央行紧缩计划而言是可控的,对于全球经济而言是相当温和的。如果通胀升速加快,则我们预计的建设性情景将会迅速分崩离析。蠢蠢欲动的美国联储局有可能以快于市场当前预期的步伐加息,从而引发风险资产遭到抛售。一旦与美国实际利率趋同,则所有资产类别都会受到冲击。在这些情景下,投资环境将会快速发生变化,因股票和固定收益将变成正向关联,从而使得在配置资产时面临与金融压抑时期迥然不同的挑战。

  全球经济背景仍然稳健,即使平平无奇并且有点恶化。我们预计,2018年的抛售行情将 向投资者提供舒服的进入点以及对资产配置进行再平衡的机会。我们乐观观点的主要变 数是通胀,而只要通胀持续温和上升,我们预计风险资产就会在2019年取得上行走势。■题为编者所拟。本版文章,为作者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