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一位海外学子经历与观察(二之一)

2019-01-11 02:06:59  阅读 61 次 评论 0 条
■上年为内地改革开放40周年,各地都有活动庆祝。 资料图片
■上年为内地改革开放40周年,各地都有活动庆祝。 资料图片

  沈建光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

  40年前,中国开启改革开放之路。40年的伟大成就,是人类历史上经济发展的奇迹,打破了许多纪录,如近10%的高增长维持了40年,消除了世界上最多的贫困人口。在去年改革开放40年这一特殊年份,中国内外部环境却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贸易保护主义兴起,全球化进程遭遇挫折,市场担忧情绪空前加大。在此背景下,有担忧认为,在外部压力之下被迫加速国内市场开放,对中资企业不利,特别是服务业和金融行业大举开放,会对国内产业格局产生冲击,影响中国经济。

  加大开放并非受外部所迫

  结合我过去25年在海外的经历与观察来看,中国进一步加大开放其实并非是外部环境所迫,也是出于自身发展的现实需要,延续改革开放成功经验是最好的选择。其实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也并非一路坦途,相反,曾几度面临危机,海外看空情绪高涨,但中国并未出现想像中的危机场景,究其原因,在于无论遇到何种困难,中国都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发展,一路披荆斩棘,开放程度不断扩大,与全球经济融合度亦不断深化,直至今日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1992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史上的一个重要年份。彼时国内对于改革开放有诸多争论,面临「改革开放是姓社还是姓资」的质疑,邓小平在92南巡系列讲话中坚定回应:「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就没有出路」,「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準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邓小平南巡讲话将中国改革开放进程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那年,我首次踏出国门,来到北欧求学。初到北欧,除了新奇之外,更多感受到的是当时中国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巨大差距。作为一名留学生,彼时上海的学生公交月票仅为6元,而在芬兰一次公交车票就要12元(人民币,下同),生活成本差距十分悬殊。当时芬兰的大学毕业生收入要超过1万元,比上海名牌大学如复旦毕业生不到千元的收入高出十几倍。

  反观当下,芬兰大学毕业生的收入还是两万多不到,但北京上海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收入已经和芬兰不相上下了。这背后是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居民收入快速增长。

  我毕业后先后加入芬兰经济研究所与芬兰中央银行,主要负责亚洲经济研究,但最主要是中国经济的研究。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海外经济学家当时对中国了解不深,首次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击退国际炒家的表现。当时东南亚国家货币大幅贬值,资金撤离,香港也一度岌岌可危,港币与美元的挂危在旦夕,国际社会对待中国能否守住港币,进而守住人民币,防止危机传染的前景十分悲观,要知道当时中国的对手之中有成功狙击英格兰央行而一战成名的资本大鳄索罗斯。

  抵御金融危机 赢得国际声誉

  当时朱镕基总理在多方权衡之下,作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决定,确保人民币不贬值。其后,在中央政府支持下,香港政府採取救市行动,动用千亿港元,打爆了投机者做空的仓位,击溃了国际炒家做空大鳄索罗斯的狙击,打赢了港币保卫战。事后来看,正是亚洲金融危机中,中国政府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操作,顶住了压力,避免了香港与内地金融的动荡,阻挡了金融危机传导至香港甚至全中国,为中国此后成为世界製造业中心打下了基础,而且赢得了国际声誉。

  自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加快推进商业银行改革、国企改革、同时,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通过改革与相对稳定的市场环境,吸引了全球製造业纷纷流向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中国的改革开放为中国经济后来的长期繁荣奠定了基础。对比之下,当时遭受亚洲金融危机洗礼的国家,元气大伤,相当长时间陷入低迷。

  回到当下,近年来在美元升值周期背景下,人民币也几度遭遇明显做空压力,但正是得益于亚洲金融危机时刻莫让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的成功经验,中国採取了及时的稳汇率举措,如今看来,伴随外部风险的缓释,汇率大幅贬值预期也得到扭转,为中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本文有删减)■题为编者所拟。本版文章,为作者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