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纵横:足球保育

2019-01-13 02:02:26  阅读 9 次 评论 0 条

  本届「省港盃」由年轻的港队以大比数击败广东队成功卫冕,成为足球圈内的热门话题,「胜利」于竞技体育中是最终目标,当然不一定是唯一目标。谈起「省港盃」不少资深球迷和体记都是挥之不去的回忆,必让人想起创立盃赛的前足总会长霍英东老先生。曾几何时曾在足球圈内有停办「省港盃」的提法,当然事实是「省港盃」至今仍举办下去,但老实说其受重视情况已大不如前;首先是作为统领香港最高水平足球赛事,而又是国际及亚洲足协辖下的香港足球总会态度便不如情理中的积极,谈香港足球发展史不但抹杀「省港盃」的历史,足总应採取更积极的态度去举办「省港盃」让其延续下去并发扬光大。

  「省港盃」启发了笔者的一些想法,是足总应拨出资源去处理香港足球史上的「保育」问题,而不是只把资源用作膨胀足总的行政架构。「保育」是近年流行的术语和做法,香港足球也存在一个「保育」的问题。简单来说是足总的话事人要重视香港足球发展史上留下来的资料和文物,据知曾经辉煌过香港足坛的班霸精工,其前领队张远曾花了一百万港元重新複製了该队曾经夺过的锦标,并以重金聘请铸造此批奖盃的师傅「出山」,但历史悠久的士丹利七人木盾的原作则不知所终了。资深球迷对士丹利木盾印象深刻,它是由赤柱监狱的木製板盖改造而成的,当然经过历代改良形状跟以前已有大改变了。

  还有的是笔者想起一名资深的体育记者摄影前辈,退休后把自己历年拍摄下来的香港足坛人、事和比赛的照片都捐给了足总,但此批珍贵照片也不翼而飞,自动消失了,这是香港足球发展的珍贵视像纪录。所以笔者认为香港足坛也存在「保育」的问题呢。

   ■资深体育记者 朱凯勤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