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语习文】老调子未唱完 古文不能忽视

2019-04-17 02:22:31  阅读 41 次 评论 0 条
■钱穆等人组建的新亚书院,后来成为香港中文大学。 资料图片
■钱穆等人组建的新亚书院,后来成为香港中文大学。 资料图片

  香港中学的中文教育,由2002年中一级开始实施单元教学,2007年第一届採用没有範文的阅读卷公开考试。在实践的过程中,前线老师愈感忧虑。经过学界的多次讨论,最终决定在2015年重设12篇文言文範文,并于2018年的文凭试中首次考核。

  有趣的是,12篇範文为何全部是文言文,而非白话文?学界的讨论是文言文用语精练典雅,学生通过学习与背诵,有助提升语文能力。近代出色的白话文作家,也是从文言文的学习中培养出来的。这是合理的理解,但也忽略了对香港中文教育的保守意识或注重传统倾向的认识。这个意识是潜移默化的,大家都觉得是理所当然,以致不知道它正在发挥作用。如何认识这种意识?得从较宏观的历史视野去检视。

  1927年2月18日及19日,「五四新文化运动」旗手鲁迅先生曾在香港上环的青年会礼堂演讲,题目分别是《无声的中国》和《老调子已经唱完》。

  前文指中国人不能把自己的心里话写出来,因为心里话是活的,但用来表达的文言文却是死的,也是艰深的、小众的。因不能表达,所以「无声」。鲁迅说:「我们要说现代的,自己的话;用活的白话,将自己的思想,感情直白地说出来。但是,这也要受前辈先生非笑的。他们说白话文卑鄙,没有价值。」

  后文则指出「老调子」(文言文)已经唱完,但是香港这个地方却仍然继续唱。鲁迅指出这是港英政府管治香港人的手法,他说:「这时候,我们不但不能同化他们,反要被他们利用了我们的腐败文化,来治理我们这腐败民族。他们对于中国人,是毫不爱惜的,当然任凭你腐败下去。现在听说又很有别国人在尊重中国的旧文化了,哪里是真在尊重呢,不过是利用!」后文的批评更加激烈,以致不能在报刊上登载。

  鲁迅为什幺对香港有如此的批评呢?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再早几年,胡适、陈独秀已提出「文学革命」,提倡「白话文运动」。接下来的几年,中国内地的中小学教科书已开始採用白话文教材。反观香港,当时的学界仍在「读经」。更因1925年的「省港大罢工」,为了安抚香港华人及力拒来自「五四运动」而兴起的民族主义,爱好中国传统文化的金文泰被委任为港督,提倡中文。他聘任前清太史赖际熙、区大典等人筹建香港大学中文学院,课程以传统经史为主,并成立了汉文中学(即今金文泰中学),由赖际熙的学生李景康任校长。所以,白话文在大陆风靡的时候,香港却是传统经史文化的重镇。这情况直到上世纪40年代初才有改变。

  之后的几十年,内地政治局势变幻无穷,不少文化人来到香港,把新新旧旧的文化思想也带进来。形成了新旧文化在香港的纷沓并陈。

  如果说北京大学是「五四」以来新文化的重镇,那幺南方的东南大学及其后的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就是传统文化的堡垒。以柳诒徵、缪凤林等的《学衡》派为中心,还有熊十力、钱穆等坚持传统的学人与之抗衡。1949年,一大批后者的文化人来港。钱穆、唐君毅、张丕介等人组建了新亚书院;而由广东一带几所南来私立大学所组建的联合书院,一起成为了推动中国传统文化的重镇。其后两书院和崇基学院合併,成为香港中文大学。因其大量毕业生从事香港的中小学教育工作,也把重视传统文化的意识带到学界,形成了现今香港中小学文史教育的基本色调。

  鲁迅所说的「老调子」并没有「唱完」。时代虽然改变了,白话文也早已成为香港中文教育的主流,但并不因此而忽略了对文言文的重视。香港是一个中西荟萃的地方,也是新旧文化并陈的圣地。在这里可以看到前卫,也可以看到保守,因此也不要讶异为何只把文言文列为範文。■陈仁启 作者介绍︰任教中学中文科接近20年。香港大学教育硕士、香港中文大学文学硕士。

  隔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