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字水乐春风】天启料事如神 史书仍斥白癡

2019-04-17 02:22:53  阅读 37 次 评论 0 条

  我自小爱看电影,尤其是历史战争片。但我每每先认定哪边是忠、哪边是奸,小孩心态,现在看来相当幼稚。

  荷里活的战争片和动作电影,泛滥「大美国主义」。上世纪60年代,正值孩童时候,曾看过的一套史诗式战争片《碧血长天》(《The Longest Day》),讲二次世界大战盟军準备在1944年6月6日登陆法国诺曼第,大举反攻。此片场面浩大,虽是黑白片,但值得一看,据知很多情节都符合历史。

  片中我最「仰慕」的一位将军,头戴二星钢盔、口叼古巴雪茄,在诺曼第滩头上指挥千军万马,英勇地突破德军阵地,大有「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之气概......我对历史的知识,也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累积起来。

  电影和小说,当然可以虚构或艺术加工,可以有兰保(电影《第一滴血》主角,为一越战退伍军人,英勇善战),可独力对抗整支军队;亦可以有美国总统坐上战机,飞上天打败外星人拯救地球。不过,这不是历史,我们不会信。

  那幺,历史可以相信吗?

  我记得有人这样反问过:「历史是谁写的?」这个已经是答案了。

  历史是改朝换代者写的!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历史是得益者写的!

  你看整个明朝的皇帝,一般主流史家、历史教科书,都说除了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外,其他的都是荒淫无度、言行古怪的昏君。无他,太祖是击败群雄、开基立业之主,你不能说他是无能之辈;成祖敢于篡位,把江山打回来的,一生雄才大略,修《永乐大典》、派郑和下西洋,宣扬国威。

  明朝只有两个好皇帝?

  除此以外,后代的皇帝真的乏善可陈。正德皇帝被民间封为风流皇帝,戏曲《游龙戏凤》就以他为主角,已将他的风流韵事美化了。事实上,他封自己为大将军,领兵出战。胜败也好,他都升自己的官,有趣得很。

  其他的呢?不上朝33年的万曆,他不朝不庙、不批不覆,无可奈何地以怠政来对抗士大夫集团的清议。不错,他有他的理由,他有他对朝臣不满之处,但皇帝做到要怠政,你想史家会放过他吗?

  还有一位常被史评家定性为「白癡」的天启,还说他是个文盲。史家指他除了做木工,就是在吃喝玩乐。

  这些多是清朝的史官文人所渲染的,他们的目的,就是尽量丑化明朝的皇帝,以证明明朝灭亡是有其原因的、有必要取代的,而且清兵入关是为明朝「弔民伐罪」,这就是胜利者的权利。

  若直接查看《明熹宗实录》,可发现不是这样。在《实录》中曾记载,天启亲御文华殿讲读的记载比比皆是,对军国大事亲自发表议论的,更史不绝书。天启六年十一月,袁崇焕曾上疏,宣称只要在关外修城屯田,就可让后金投降,还奉承奸臣「魏忠贤与阁部诸臣,俱一时稷契夔龙之选......故敢卜事之必成。」但被天启批覆训斥。

  天启告诫袁崇焕:「以朕计之,奴未必降,降不足信也;战必能胜,胜无轻谈也。」他是主张要积极出击,而不是一些自欺欺人的策略。

  他十分重视平辽总兵官毛文龙的「塘报」,一早已接到情报,后金与蒙古勾结,有绕道蓟镇攻入关内的图谋,要严加提防。这些见解完全与当时袁崇焕所想所做的不同,他更说毛文龙「屡获活夷,斩首级......虽功微小,实挫贼锋。其复辽之基,端在斯乎。朕心岂不嘉悦。」这番话是否招袁崇焕之妒而杀毛文龙呢?

  天启那时只21岁,对军事形势已十分了解,分析和预测也十分精準独到。他在《明熹宗宝训》卷四中,给阁臣训示说:「(后金)贿买西虏,更换旗帜,借路潘家口等处,进攻谋逆。」不幸的是当时没有人信、没有人去查看防範;更不幸的,是日后金人真的这样做,连路线和更换旗服的方式来借道入关都一模一样。

  在《明熹宗实录》后面,记载很多群臣争吵、互相攻击之事。他说:「屡疏纷嚣,全无正论。辽左继陷,皆因经抚不和,以致官民涂炭。」这正正道出他对东林党争的不满。

  有这样的见解和思维,为什幺还说他是「白癡」皇帝呢?父亲光宗在位仅30天就暴毙,他年仅14岁就即位,之前并未受过正式的太子之教育训练,仅此而已。历史可否还他一个公道?■雨亭 (退休中学中文科老师,从事教育工作四十年)

  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