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视窗:毛俊辉作品《百花亭赠剑》的启示(上)

2019-04-21 02:03:50  阅读 30 次 评论 0 条

  上期说我在审视粤剧的改良工作时,会先看看他们对七项粤剧进入现代剧场仍保留的广场式表演所作的改变。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关注的事项,毕竟表演艺术应该充满创意,历来优秀的创作者不乏横空出世的创造;但对平凡的我来说,还是设些準则较易说话。

  本年三月初上演的香港艺术节粤剧节目《百花亭赠剑》(更新版),为粤剧改革带来新的启示。

  本地粤剧不盛行导演制,一般演出最多来个响排,预演綵排非常罕见,台前幕后临场发挥,各展所长。这种「执生」演出模式,只能展现粤剧舞台演员主导的特点,却说不上是一齣风格完整的作品。今趟《百花亭赠剑》标明毛俊辉作品,显示製作会呈现导演对剧作的要求,戏剧的呈现也统一整齐及具备个人风格。

  因为有了导演的领导和指挥,负责舞台装置、灯光、音响和特别效果均清晰知道演出的技术要求,加上预演綵排,便可把现代剧场设备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本来是粤剧进入剧场演出后,首要应对的问题,但业界长久不谋对策,变成在室内做广场式表演,衍生出不少问题。

  由于保留了广场式表演的特色,色彩鲜艳的服饰和化妆、夸张的造型、虚拟性的动作自然也继续在舞台出现。毛俊辉导演在化妆和服装方面,无论颜色和款式均以配合演出风格作出调整,其中以剧中两名反派人物,分别在两颧抹上金色(安西王)和青蓝色(邹化龙)来取代惯见的胭脂,这是脸谱的变奏,是大胆的尝试。

  粤剧乐队是各部乐器音量不平衡的组合,在封闭的室内表演,全赖混音器平衡音量。不知什幺年代兴起把乐队放在舞台前的乐池,文场戏音量还可接受,如果全晚均是武场戏,锣钹一起,中、前座的观众耳朵便受罪(损)。虽然《百花亭赠剑》的乐队仍是摆放在乐池,但毛俊辉导演在音乐伴奏方面,适量减少运用锣钹,以中、低音乐器配器,增强音乐的戏剧效果,整晚音乐的表现变得节约和在衬托戏剧演出产生适当的效果。当然,单从音量控制考虑,乐队放在舞台的上侧翼后的位置,用透明隔声板遮挡敲击乐,调整音量便简单得多。

  此外,毛俊辉也减少了锣鼓点的运用,观众听演员念白更觉自然。我个人认为戏曲念白(口白除外)具浓厚的歌咏成分,宜作适当的调节和优化,但仍有保留的价值。 ■文︰叶世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