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税欺穷人 法国满街黄

2019-05-16 02:02:25  阅读 27 次 评论 0 条
■「黄背心」示威蔓延至多国,图为以色列的示威者。 资料图片
■「黄背心」示威蔓延至多国,图为以色列的示威者。 资料图片

  能源科技与环境 + 全球化

  愈来愈多国家开徵环保税,透过增加商家及平民的排污成本,达至节能减碳效果。不过对于低收入人士而言,应付日常支出已经捉襟见肘,难免对环保税产生牴触情绪。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年11月宣布,今年1月1日起加徵燃料税,以符合《巴黎协定》的减排目标,引起大批国民不满,爆发「黄背心」示威,持续多周仍未完结,加税计划被迫难产。此事反映政府在制定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时,将无可避免遇到「两难局面」,如何减少对低收入阶层的影响,关键是不能只靠徵税而无补贴方案。 ■余禧 特约作者

  燃油税减碳排 穷人百上加斤

  各地持续排放温室气体,对经济及社会的影响日益明显,其中旱灾及水灾导致农产量减少,空气污染及生态失衡亦冲击公共财政,多地政府均有意透过徵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同时迫使市民和企业为污染负责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016年竞选总统时,视推动环保政策为首要任务,订下在2030年前,让法国削减40%碳排放的目标,同时提升洁净能源的使用率。

  法国车辆以往普遍使用柴油,而柴油的税率一直低于其他燃料,马克龙去年11月宣布,对柴油和汽油分别加徵6.5美分和2.9美分的税,却忽视法国在2017年底至2018年11月期间,柴油价格已上涨约23%,这让法国国民,尤其是在农村地区、依靠私家车出入的民众感到生活成本上升,遂成为「黄背心」示威的第一批响应者。

  「黄背心」示威在去年11月17日爆发,约有28万人参与抗议,随后每个周末都有十数万人继续参加示威,终迫使政府让步,于12月6日宣布暂停上调燃油税计划。惟抗议者的诉求随之转移到其他问题上,包括提高工资、降低税率、改善养老金和放宽大学入学要求等,抗议的参与者也跨越年龄、职位和地区,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都参与其中,示威踏入2019年后仍然持续。

  绿税成本最低 兼助科技创新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现时全球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实施碳排放税,涵盖全球每年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3%。世界银行指出,「绿色税」在减排措施中成本最低,可容许企业自行决定发展洁净能源的时间及方式,同时有助刺激科技创新。

  1. 日本

  2012年对石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徵收「地球温暖化对策税」,所徵环境税主要用于节能环保产品补贴,促进可再生能源普及等。环境税由使用化石燃料的日本各电力公司和燃气公司支付,但最终将转嫁至消费者。当时预计开徵环境税后,到2016年,每个家庭每年的能源开支将因此增加1,228日圆。此外,日本计划在2020年以后引进用于保护森林的「森林环境税」,人均每年徵收1,000日圆,徵税对象是支付居民税的6,200万人,预计政府每年能获得620亿日圆的资金。

  2. 澳洲

  在环境税的徵收方面比较广,像水污染税、噪音税、固体废物税和垃圾税等。除了交税之外,澳洲还通过减税的方式来保护环境,例如为了保护澳洲的生态环境,政府对于远洋捕鱼的收益推出税收优惠,实际上这也从侧面保护了近海的生物多样性。

  3. 中国内地

   2016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并宣布该法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内容包括:空污染税额每当量1.2元;水污染物为1.4元;固体废物依种类每当量课税5元至1,000元不等;噪音按超标分贝数,税额每月350元至11,200元不等,直接向环保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徵收,全国每年约可多收500亿元税款。净化内地环境,将减少由北方飘至香港的污染物,大大有利于改善香港的空气质素。

  全欧洲染黄 诉求多样化

  「黄背心」示威犹如流感般,蔓延至欧洲多个国家,「传染力」不能小视。比利时布鲁塞尔曾连续3个周末出现「黄背心」游行。示威者希望政府降低税项,增加就业机会。

  意大利罗马曾有成千上万示威者效法法国黄衫军,穿上黄背心走上街头抗议反移民政策,呼吁获得居留许可、社会正义、权利和尊严。

  匈牙利布达佩斯亦爆发十几年来最大规模示威游行,反对党誓言要效法法国。约1.5万名抗争者走上街头,并与警察发生冲突。他们要求撤销新的《劳动法》中增加加班时数上限的规定,以及寻求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

  德国也被示威浪潮波及,有数百名左翼政党和组织举行黄背心示威,主要抗议当地过高的房租及过低的退休金。爱尔兰都柏林则有百多名示威者于市中心聚集,声援法国「黄背心运动」。

  除欧洲多国陷入示威浪潮,以黄背心为标誌和象徵的抗争活动甚至蔓延至以色列。特拉维夫曾有约600名示威者抗议石油、天然气、食物及饮用水等价格上涨,封锁市中心道路,指责总理内塔尼亚胡「抢劫」民众。

  【多角度观点】想保护环境 先保护穷人

  法国调高燃油税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环境、对抗地球暖化,然而失控的暴力骚乱,也凸显对抗气候变迁的艰巨。经济专家反思透过徵税推动环保的方针,警告各国政府开徵新税项前,需考虑对贫穷人口的影响,以免加剧社会不公,使环保措施在民众压力下半途而废。

  不过即使税项照顾穷人,亦可能面对来自商界的庞大压力。澳洲2012年一度开徵碳排放税,当时政府每年把50亿澳元税收,用作调低薪俸税和改善福利,对贫穷人士影响相对较低。然而在煤炭业大力反对下,执政工党选票大量流失,2014年自由党的阿博特上台后,税项便遭废除。澳洲国立大学教授若佐形容,单做正确的事并不足够,政府亦需向人民解释新税制的好处。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研究员布伦斯廷指,人们往往只空谈气候变化目标,却没关注措施当下带来的影响,无论政策多进取,首要条件是在政治上可行,才能长期实施。

  法国32岁糕点师傅皮卡尔早前加入「黄背心」示威行列,他表明支持停用化石燃料,亦同意增加燃油税有助保护环境,但坦言税项将严重影响其生计。

  皮卡尔指出,若政府按计划加税,每公升燃油价格将上升6%至7%,对月薪仅1,280欧元(约1.1万港元)的他负担不轻。

  黄背心

  法国要求每位车主都要带备的衣,遇上坏车需站出车外时穿上。

  社会不平衡 加税变惹火

  1. 社会长期存在贫富不均

  这次抗议虽然由油价上涨引发,实际上却是近30年来法国社会长期发展不平衡的后果,一些中下层国民收入低下,购买力停滞,公共服务缺失。有批评指马克龙政策向富人及商界倾斜,社会不公义及分化,才让一场「黄背心」示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一发不可收拾。

  2. 藉环保设税

  马克龙开设该燃料税,原用于投资再生能源,补助民众购买清洁能源汽车等,降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以达到减少碳排放的目的。然而,法国政府在2018年把5.77亿欧元的环保预算删除,将资源转移到一般预算上,却以环保之名开设该燃料税。

  3. 由示威变反政府

  「黄背心」示威演变成反政府运动,学生也加入示威行列,令人联想起法国于1968年5月爆发的学运,当年的学运领袖科恩.本迪特目前担任总统马克龙的顾问。他接受《观察家报》访问时,直言是次示威及骚乱,与当年学运不能混为一谈,认为五月学运是一场革命,现时的示威只是恫吓政府的行动。

  多角度观点

  想一想

  1. 提高燃油税对法国民众有什幺影响?如何减低民意反弹?

  2. 有评论认为贫富不均严重的国家,「环保税」更易引起民众反弹,因此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此说法?

  答题指引

  1. 法国车辆普遍使用柴油,而柴油的税率一直低于其他燃料。马克龙宣布对柴油和汽油分别加徵6.5美分和2.9美分的税,让农村地区、主要靠车辆出入的民众感到生活成本上升,对法国当局提高柴油税率深感不满。政府推出新政策前,应广泛谘询持份者,而非贸然宣布推行新政策,因为单做正确的事并不足够,政府亦需向人民解释新税制的好处。此外,政府应提供诱因,资助有关车主购买更洁净能源的车辆,帮助他们逐步淘汰柴油车。

  2. 大多数「环保税」均是针对消费品徵税,意味无论国民收入高低,均要就同一项物品支付同等税款,故穷人缴付的税项佔其收入的比例,将远高于高收入者。以引发「黄背心」示威的燃油税为例,国民不论收入多寡,燃油税的加幅均相同,使较贫穷的乡郊居民首当其冲,引发强烈民怨。因此,各国政府开徵新税项前,需考虑对贫穷人口的影响,以免加剧社会不公,使环保措施在严重政治阻力下半途而废。

  延伸阅读

  1. 《法「黄背心」示威大缩水》,香港《文汇报》,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2/23/GJ1812230021.htm

  2. 《马克龙发表全国演说回应「黄背心」》,香港《文汇报》,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2/11/GJ1812110003.htm

  3. 《搭火车到巴黎示威 「黄背心」再爆冲突》,香港《文汇报》,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2/09/YO1812090018.htm

  4. 《五月学运领袖批「黄背心」展极权主义》,香港《文汇报》,http://paper.wenweipo.com/2018/12/10/GJ1812100005.htm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