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研动画 惊歎《大闹天宫》

2019-05-20 02:21:06  阅读 46 次 评论 0 条
■渡言(左)与学生梅廷徽,左侧墙壁是部分学生为作品所设计的微电影海报。香港文汇报记者詹汉基  摄
■渡言(左)与学生梅廷徽,左侧墙壁是部分学生为作品所设计的微电影海报。香港文汇报记者詹汉基 摄

  科大渡言:中国动画二战后曾领先全亚洲 启发日「漫画之神」手冢治虫

  (记者 詹汉基)日本动漫风靡万千粉丝数十年,成为其「软实力」象徵之一。其实,中国动画在上世纪40年代至60年代亦有过辉煌时代。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副教授渡言,致力追蹤中国动画发展历史,她表示,于二战及之后的一段时间,中国动画各方面都领跑全亚洲,甚至日本「漫画之神」手冢治虫也曾直言深受影响;至于60年代初的动画高峰作《大闹天宫》,若以当时水平计,并不会输给现今的国际大製作。

  渡言是新加坡华人,首次接触动画源于11年前的一节课。「在2008年,我在美国唸博士,当时有个教授开有关日本动画的课,我感到非常吃惊,为什幺动画都能成为严肃的研究对象?」一个简单的问题,让渡言展开了研究动画的历程。

  在研究过程中,渡言发现在二战时期开始,中国动画其实曾经站在亚洲「一哥」的位置。「我的同学对此似乎一无所知,更反问:『中国有动画的吗?』」

  渡言找出了上世纪60年代初、由中国一手打造的《大闹天宫》,「这是中国动画的高峰。」该动画取材自中国四大名着之一《西游记》,孙悟空大闹王母蟠桃宴、吃了玉帝的金丹,并与二郎神力战数百回合,情节紧凑、人物立体、打斗场面流畅,认为如对应当时情况,并不比现今的国际大製作动画逊色。

  《铁扇公主》震撼日本社会

  至于更早期、1941年公映的动画电影《铁扇公主》,是亚洲首部动画长片,传到日本后更引起了社会轰动。「当时日本的技术远远赶不上中国,日本动画家开了一场又一场的座谈会,讨论能在中国动画里学到些什幺、日本动画将来的方向应该怎幺走?」渡言说。

  事实上,其后日本开始急起直追,而被誉为「漫画之神」的手冢治虫,也曾于自述中提到其1953年开始连载的漫画《我的孙悟空》,不少人物设定都受到《铁扇公主》的影响。

  日动画有深度 蕴人文因素

  「不过中国动画之后就开始衰落,到现在一直未有爬起来。」渡言认为,当中原因包括中国动画未能从传统名着、故事的桎梏中走出来,以致时代感不强,难以吸引新一代的观众。

  然而动画质素所折射的,不只有动画及相关科技,还有背后所蕴藏的人文因素,「动画其实就是人文学科的一部分。」渡言认为,日本动画成功的其中一个原因,与内在深度不无关係,「例如宫崎骏的《天空之城》,正正反思了高科技带给人类的影响。」

  科技人文互补 非矛盾关係

  「科技改变了客观世界,而人文改变的是人的思想。科技与人文是互补,而非矛盾的关係。」渡言认为,人文学科有其存在意义,并非如一般人眼中所认为的「无用」。

  她提出了「实用人文(Practical Humanities)」的概念,「文学中的写作技巧、修饰手法,正好可以用于广告行业;电影、艺术等更可以改变社会,我们为什幺不能承认人文学科本身就存在的社会功能?为什幺要将其拒之门外呢?」

  对于人文学科的衰落,渡言感到万分无奈:「越来越多院校将人文学科的预算减少,美国院校的比较文学、东亚研究等学系,都逐渐消失了。」她指出,「国家的强大不仅体现在科学,还有其文化影响力。」

  然而渡言相信聚沙成塔,集合各人微小的力量,为人文学科的复兴出一分力。渡言于2015年成立了「国际华语动画研究协会」,并将于2020年邀请50位来自北美洲、欧洲及亚洲的学者,就动画的历史、影响等召开学术会议,期望能将成果结集成书,让大众从传统文学以外,从另一侧面思考人文学科的意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