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管清思】水仙娇嫩 寒梅傲雪

2018-03-16 20:10:57  阅读 93 次 评论 0 条

  香港人把「行年宵」称作「行花市」,即使年宵摊档中不止卖花,但看花、赏花、买花诚然是其中的「重头戏」。原来,不止现代人爱花,古代文人也非常爱赏花。

  凌波仙子咏水仙

  春节期间,很多人都会在家中摆放水仙。水仙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一,雅称「凌波仙子」,此雅号源于曹植《洛神赋》中有关洛水女神的传说。宋黄庭坚醉心于水仙,写过不少咏水仙的诗句,其中最有名的是《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会心,为之作咏》。全诗这样描述水仙:「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诗人笔下的水仙似是不吃人间烟火,一举一动都有仙子的气质,不肯随俗。难怪诗人被水仙的香气素颜所迷倒。

  嫌水仙太娇嫩,中国自《诗经》始,已有提及梅花。王安石的《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便道尽梅花凌雪傲寒、坚贞不屈,不随众俗、甘心寂寞、淡香宜人的特点,与拥有高尚人格的出世高人相似,难怪深得文人雅士的欢心。北宋诗人林逋,隐居杭州西湖孤山,逍遥自在,自得其乐,以梅为妻、鹤为子,遂有「梅妻鹤子」的典故。

  中学时代,许多人都读过周敦颐的《爱莲说》,知道晋陶渊明独爱菊,而周敦颐则独爱莲,爱其出污泥而不染、爱其中通外直、清香,花与人的人格情操结连。虽然周敦颐在文中没鄙视牡丹,但令人觉得牡丹花是大众所爱,同时又称富贵花,如对人说自己最爱牡丹,会给人庸俗之感。

  牡丹花神欧阳修

  但世上偏有人对牡丹情有独锺,欧阳修在民间就有「牡丹花神」的称号,他曾被任命为西京(洛阳)留守推官,从此与洛阳牡丹结缘。可能因为他的夫人生子未满月而病逝于洛阳,因此洛阳牡丹总令他难以忘怀。他曾写下关于牡丹的专着《洛阳牡丹记》,记录牡丹花的品种、花名由来及各种与牡丹花有关的风俗。可见欧阳修热爱牡丹的程度,已不只限于观赏,更深入至研究之境地了。

  古代文人,各人有各人的偏好。不妨想想,你又特别喜欢哪种花呢?■恒生管理学院中文系讲师 陈慰敏

  隔星期五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