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视窗】难解的结

2018-03-20 06:48:47  阅读 63 次 评论 0 条

  近日出席多个戏曲团体的春茗,西九戏曲中心的开幕事件都成为话题之一。有朋友问:如果是我负责西九戏曲中心的开幕日节目,会找「八和」抑或「任白基金」演出?我的回答是「可能的话,会找龙剑笙、梅雪诗;做不到的话,便找陈宝珠拍梅雪诗。身为製作人,一定考虑找最红、最受欢迎的艺人来撑场;『八和』或『任白基金』根本不是问题,只要他能提供我要的人选便是了。」该朋友忽发奇想,建议由陈宝珠拍梅雪诗代表「八和」参加演出,岂不是皆大欢喜。我叹一声:「难!」

  我1988年起加入第五台后,开始接触粤剧界,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当时两大班「颂新声」和「雏凤鸣」都极少参与「八和」主办的活动,前辈说「仙凤鸣」也是如此,后来的「鸣芝声」情况相同。究竟「仙凤鸣」、「颂新声」、「雏凤鸣」为何与「八和」保持距离呢?我不知道原因,也不好意思向白雪仙、林家声、龙剑笙、梅雪诗等关键人物提问,唯一知道「鸣芝声」班主刘金耀引进商业竞争模式营运戏班,使戏行中人深感不快,并排斥他,所以刘先生少有参加「八和」会议。

  据我所知,外间团体有段时间不愿意找「八和」合作,因为该会很多事务均要通过开大会的程序才能落实,过程中又要吸纳资深会员的意见,那些意见又未必符合原来的构思或计划。 当时,我感觉「八和」的执事不仅「离地」,作风也很「家长式」;不过,十多年来在汪明荃主席领导下,「八和」作风日趋开明,能与不同部门、团体和单位合作,为保留粤剧艺术传统和培育人才作出重大贡献。但至今该会还有一个难解的结,就是不认识政府或公营机构的游戏规则。始终粤剧行重人情、讲关係的传统仍然发挥影响,忽略政府或公营机构须根据「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釐订游戏规则,像活化古蹟这类项目,原本就有既定政策,例如经营者要自负盈亏、符合某类社区需要等等,了解了便知胜出率的多寡。作为推动该项目的官员当然是愈多团体递交申请愈好,因为他也要向上头交出成绩。

  上述情况极可能在未来三、五年获得改善,因为现时活跃舞台的青年演员,其中不乏具高学历或曾接触不同界别者,应付各种行政程序的能力理应较强,玩游戏规则便不会吃亏。 ■文︰叶世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