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精读】唔叫要死 叫错都死

2018-03-31 03:22:40  阅读 53 次 评论 0 条

  古往今来,「慎言」向来是立身处世重要的一环。所谓「祸从口出」,稍一不慎,便会得罪他人。得罪了君子还好,他们有的是容人之量。要是得罪了小人,恐怕转头便遭到报复。话,从来都应论身份、论场合、论时机地说。稍为明白世事种种,便知「沉默是金」是至理名言,「予欲无言」更是圣人智慧。一则有关鸡鸣之故事,道尽说与不说的道理:

  邻之人有鸡夜鸣,恶其不祥,烹之。越数日,一鸡旦而不鸣,又烹之。已而谓予曰:「吾家之鸡或夜鸣,或旦而不鸣,其不祥奈何?」予告之曰:「夫鸡鸣能不祥于人欤?其自为不祥而已。或夜鸣,鸣之非其时也;旦而不鸣,不鸣非其时也,则自为不祥而取烹也,人何与焉?若夫时然后鸣,则人将赖汝以时夜也,孰从而烹之乎?」又思曰:「人之言默,何以异此?未可言而言,与可言而不言,皆足取祸也。」故书之以为言默戒。

  鸡的职分本是司晨,夜里鸣叫是失职;早晨不鸣啼也是失职。一只不分朝夕地鸣叫的鸡,已失去报晓的价值,最终只会被烹。

  为人处世,其理亦然。我们除需要明白何时应发言与沉默,更应明白在不应发言时发言,和在应当发言时不发言,皆会招来祸患。

  译文

  邻舍有一只鸡在夜里啼叫,邻人厌恶牠这不祥的啼叫,便把牠烹来吃。过了数天,另一只鸡天亮时却不鸣叫,邻人便又把牠烹来吃。邻人对我说:「我家的鸡有的在夜里鸣叫,有的在天亮时却不鸣叫,对这类不祥的事我该怎幺办呢?」我告诉他说:「鸡的鸣叫会对人不吉利的吗?只不过是对牠们自身不吉利罢。鸡在夜里鸣叫,鸣得不是时候;在早晨不鸣啼,不鸣啼也不是时候,那是牠们自作不吉祥因而被烹吃,跟人有什幺关係呢?若牠们按时鸣叫,那幺人将依赖牠们报晓,谁会烹吃牠们呢?」我又想到:「人的发言与沉默,跟这有何分别呢?不应发言时发言,和应当发言时不发言,皆足以招来灾祸啊!」故此写下来作为发言和沉默的告诫。

  模拟试题

  试根据文意,把以下文句译为白话文。(6分)

  1. 「或夜鸣,鸣之非其时也;旦而不鸣,不鸣非其时也。」

  2. 「人之言默,何以异此?未可言而言,与可言而不言,皆足取祸也。」

  参考答案:

  1. 「鸡在夜里鸣叫,鸣得不是时候;在早晨不鸣啼,不鸣啼也不是时候。」

  2. 「人的发言与沉默,跟这有何分别呢?不应发言时发言,和应当发言时不发言,皆足以招来灾祸啊!」

  ■谢旭(现于香港中文大学文学院任教,教授中国文化课程。考评局资深主考员与阅卷员。资深中文科与通识科老师、哲学博士、文学硕士、专栏作家。)

  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