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落玉盘】首创纪传体 《史记》多典故

2018-03-31 03:22:45  阅读 51 次 评论 0 条

  现今香港的文凭试课程中,不论中国语文科、中国文学科、中国历史科,都把一本书列入必读範围,那就是《史记》。《史记》大家想必都听过,即使没听过书名,也必对其中记载的历史故事和成语耳熟能详。

  《史记》的作者司马迁,为西汉的太史令,首创纪传体的撰史方式,整理、记录远古至汉初之史事。

  《史记》既为研习中国历史的必读典籍,其文字水平也高,富艺术美,不少内容后来都成为话本小说和戏曲的材料。南宋学者郑樵褒扬《史记》:「六经之后,唯有此作」。而当代的鲁迅也在《汉文学史纲要》里称讚《史记》乃「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承父遗志修书

  司马迁继承父亲司马谈修史的遗志,读万卷书、走万里路,后来获罪而发愤着书,旨在「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负史家之职责,继《春秋》之精神,终成《史记》这一不朽典籍。

  《史记》记载黄帝至汉武帝的历史,《史记》不採此前史书常用的编年体制,而首开纪传体的撰史形式。纪传体以描写人物的生平为主,年代先后为副,此法为不少后世史书仿傚,唐后几成定例。

  《史记》的主题,共分《本纪》、《表》、《书》、《世家》和《列传》五类。《本纪》记执政者之事迹;《表》则以表列方式整理史事发生次序;《书》记载历代典章制度;《世家》记述对社会、政治有影响力的家系或贵族事迹;《列传》则记录社会不同阶层人物的面貌。

  司马迁每于客观述史之后,附以主观的个人感受或评价,以「太史公曰」起头,呼应他「成一家之言」的论史精神。

  《史记》除了记述史实,也促成「史学」的出现。钱锺书在《管锥篇》中提及司马迁写《史记》时对当时皇帝的取态,司马迁先是在《五帝本纪》中以黄帝开头,这跟汉武帝推重效法黄帝有关,然司马迁又提出与另一篇文章《封禅书》结合来读,此既表达对武帝的尊敬,也有批评讽谏汉武帝勿昧于鬼神封禅之事。

  钱锺书在此指出,司马迁对后世而言,功劳不止在于写史书,也由于他探究史事背后的意义,故他可说是史学的鼻祖。

  《史记》富文学性,艺术成就高,其中塑造人物形象尤其出色,如在《项羽本纪》中写出了项羽极複杂的性格;而在《刺客列传》中,以秦舞阳烘托出荆轲的勇敢,而樊于期、高渐离等配角,其人其事佔篇不多,然寥寥数笔,人物性格特徵都跃然纸上。

  今天,不少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如大禹治水、卧薪嚐胆、屈原投江、鸿门宴、四面楚歌,材料主要来自《史记》。

  由此可见,读《史记》除了有助了解中国历史,也可在认识客观史实的同时,学习分析和评论历史,知其所以,也知其所以然。此外,书中不少篇章也可看作文学作品阅读,增进文化素养和文字水平。■李昂尼 现职中学教师

  gglit@hotmail.com

  逢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