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根结语】越量惹的祸

2018-04-14 11:57:36  阅读 46 次 评论 0 条

  在布列敦森林体系结束后,货币不再与黄金挂,全世界进入依靠财金精英的时代,好处是有弹性,坏处是充满变数。为安民心,某些国家仍以黄金作为部分储备,一些则与他国货币相连作后盾,有的集中于一个强国货币上,有的则分散在一篮子(a basket of currencies);另外,各大强国负责货币政策的部门(如中央银行)均有高度自主性。但,那足够吗?

  在经济走下坡时,首当刺激经济,须执行扩张性货币政策(expansionary monetary policy)。把利率按在低水平,好让低利息减轻借贷人的负荷,商人便可借更多钱来拓展业务,若商贸打得火热,应接不暇,便要招揽人手,顺道解决失业问题。若经济停滞不前(remain stagnant),同时遇上贸易逆差(trade deficit),外国消费者认为那国的货太贵,政府可下令货币贬值(devaluation),尤如向全外国来次大减价,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曾把美元重重贬值。又或大量发钞也可达到同样激发效果,日本在安倍晋三上任首相后,即时採用急进的货币宽鬆政策,来刺激出口产业。可是这两项决定也有负面后果,当货币流通过度,便应把银根收细(紧缩性政策:contractionary policy),可惜这项需要往往被政客刻意地忽视。

  每当机会主义者(opportunists)狙击一个过热却又不能自主其货币的经济体,当事的政府便面临是否改变其货币机制的决定。如在1992年9月16日,一个名为黑色星期三(英语:Black Wednesday)的那天,英国面对索罗斯大量抛空英镑,不消一天,英伦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更捐失了几十亿美元。向整个经济作盘算时,紧守某个货币机制只是多个考虑的其中之一。

  即使货币是可以自主,不怕外来攻击,危机仍然存在。决定美元的总流量是独立的联邦储备局(Federal Reserve Board),当局的领导人是经济学家与银行家等精英,他们不是政客,可是委任他们的总统,却是每四年要面对一次选举的政客。每每在任总统寻求连任时,美国便会有多印银纸的压力;搞旺经济,原应是理所当然,可是加多货币流量的实质,实际上是依靠扩大借贷活动,在华府高压下放款,不应借出的,不足抵押的,也批了。1980年代的林肯储贷会舞弊案及2000年代中后期的次贷危机,虽然爆发点来自贪心的犯事人,但是货币远远超标是两场孽债的主因,当印银纸形容为量化宽鬆(英语:Quantitative easing,简称QE),放任的行为便看似非常合理。

  西欧为重获昔日货币连环船的安心日子,强把多国来个捆缚式结盟,齐齐发行欧罗(Euro)。发行人当中,包含了面临财困的「欧猪五国」,发货币如印欠单,不免令人怀疑这个发欠单的集团,会否有最终兑现的能力。澳大利亚曾为了吸引外国资金,以高息来利诱,换来的是汇率异常波动。

  即时见效 手尾漫长

  西方国家採用每几年可能出现更替的民主选举制度,令到执政者倾向採用迅速生效的政策,因为在任期时间有限,长远的后果便留给下任来解决吧。打造短期伟绩的同时,暗藏深远(far reaching)的代价。恒常地保持合理的货币增长,看来只是个美丽谎言。

  官方银纸长期不断缩水,甚至可以突然大打折扣,必须想想法子。有人声称比特币就是不受通胀及官价影响的安全港(save harbour),更有人指出这个币的好处不仅止于此,当然笔者不同意,下文再续。■林健根 会计师

  隔星期五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