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有游情】启德本为房地产 日军拆村建机场

2018-05-10 00:04:55  阅读 38 次 评论 0 条
■启德机场的名字来自启德滨。 资料图片
■启德机场的名字来自启德滨。 资料图片

  狮子山挺拔,香港人坚毅,这是香港精神;然而,最能代表狮子山精神的,不是黄大仙祠,而是启德河。

  启德河的尽头是启德机场旧址,一切都从这里开始。很多人均知道,启指何启,当时的华人领袖;德指区德,当时的富商兼何启姻亲。一般人因此就以为何、区二人是兴建机场的发起者,至少,机场是纪念他们;但事实上,那是美丽的误会。

  起初,何启、区德要发展的不是机场,而是一项房产项目,名叫「启德滨」。

  精英陷财困 建洋房赚钱

  其时,辛亥革命前后,大量移民涌入香港,令香港出现了居住问题;另外,何启自己,虽贵为医生、律师、定例局议员,却出现债务重重、生活拮据。

  他当时参与了姊夫伍廷芳提出的九龙湾填海计划,认为倘在该地填海建屋,建的是当时九龙缺少的高级西式洋房。那一方面可以解决住屋问题,另一方面可留住从内地来的精英,当然,又可解决自身的经济困境,那是一举数得的。

  于是他联同姻亲区德以及一班友好,向政府申请了「启德滨」计划,滨者,海边也。打算在启德河附近(当时应叫凤凰河,因狮子山下有凤凰新村),打造一个城市花园,工程预算分三期完成。

  工程未动工 何启已病逝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1914年,工程尚未动工,何启就不幸病逝了,时年只55岁。他死后,未圆的梦只得交由区德完成,区德为纪念亡友,就把经营的公司命名为「启德营业有限公司」。

  填海工程于1916年开始,第一期于1920年顺利完成,地方包括现今的启德道一带和太子道东前段。

  从旧照片看来,启德滨的洋房建在太子道东西北边,背山面海、户户东南,风水极佳,那本来是不错的商机。可惜,天意再弄人,区德亦于1920年病故,之后,第二、第三期工程即遇上困难,先是房屋离市区太远,交通不便,行情滞销;不久又遇上省港大罢工,全港百业萧条,第三期工程更是胎死腹中,公司终于财困倒闭。

  政府不得已于1927年接收了启德滨,几经波折,该处曾为飞行学校、空中运输机场、空军机场等用途,最后将之发展成为香港机场。

  1930年,机场落成,政府将之名为「启德机场」,原因并不是为了纪念启、德二人,而是因为该处位于「启德滨」。

  1942年,侵佔香港的日军为扩建机场,把附近的村落和启德滨的房屋均拆掉,把建筑材料用作为铺设新跑道,使启德滨的遗蹟蕩然无存。及后,港府进一步扩建机场,原有的停机坪、跑道均有转移。而今,只留下启德道和启德河。

  计划虽失败 对港贡献大

  何、区二人的启德滨计划虽然失败,但他们对香港却有很大的贡献。一时之成败,何足以论英雄?何启虽然早逝,但他创办了「香港西医书院」,培育了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又订立了保护宋王台条例,禁止人们在圣山取石,保护了宋王台原石。

  至于区德,他虽然无力挽救启德滨,但他在遗嘱中捐了一万港元在启德滨兴建一所现代学校,使华人能受西式教育,那就是现今的民生书院了(战后方搬到东宝庭道)。

  「民生书院」的取名,是纪念两位捐款者的,其中一个就是区德,字泽民,另外一位是莫干生。该校的创校校长是黄映然先生,他的儿子黄丽松博士,是香港大学第一位华人校长(1972-1986),他就是在民生书院完成中小学课程的。

  变幻并不可怕,机场搬走了,但不久就有沙中线,沙中线连接高铁、新机场,与世界接轨;启德滨拆掉了,但不久就有启德发展计划,住宅数目更多、设备更完善。启德道并不寂寥、启德河仍涓涓细细。城市花园的梦想并未破碎,乃由后人坚毅承继。

  下期续写黄大仙文化公园,启德河中游。■松睿 退休教师

  星期三见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