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无声发声 促公平公正

2018-05-15 13:56:19  阅读 50 次 评论 0 条
■ 唐帅在法庭上为聋哑人士辩护。   受访者供图
■ 唐帅在法庭上为聋哑人士辩护。 受访者供图

  手语律师唐帅助聋哑人士维权

  出生于聋哑家庭,父母均是因药物失聪的后天聋哑人士,重庆「80后」青年唐帅的律师资格得来不易。执业六年来,他致力为聋哑人提供法律援助并帮助他们诉讼与维权,是目前中国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手语律师,并被评为「重庆好人」。他心中最记挂的,是全国2,700万聋哑人,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身处远离法治社会的荒漠。「顶社会赋予『唯一』这个头衔,我的压力有多大你能想像得到吗?」唐帅对记者笑说,「但我没有其他选择,只有坚持初心,继续走下去。」 ■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蕊、孟冰 重庆报道

  唐帅所了解的聋哑人,与大部分人的印象不同。在做律师之前,他曾经协助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负责办理全重庆市38个区县聋哑人刑事案件的翻译和侦破工作,以及协助广西壮族自治区和陕西省公安厅办理複杂疑难的聋哑人刑事案件。接触过大量聋哑疑犯的唐帅坦率地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法治社会的光芒照射大地,但是聋哑人却被法治光芒甩在了阴暗的背后。

  两类型手语 存「鸡同鸭讲」

  在内地,手语分为「自然手语」与「普通话手语」两大类,聋哑人日常生活中大多使用「自然手语」,「普通话手语」仅用于较为正式的会晤场合如法庭,聋哑人文化水平普遍较低,相当一部分人看不懂「普通话手语」。在唐帅做律师之前,他接触了上千宗聋哑人案件,不仅没遇到一个会手语的律师,甚至通晓「自然手语」的手语翻译员都寥寥无几。

  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在处理聋哑人案件时,必须请手语翻译员到场翻译。而实际案例中,手语翻译员大多来自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行业,他们不仅对法律专有名词知之甚少,且使用的大多为「普通话手语」。

  「这就造成了手语翻译员与聋哑人的交流完全不对办!」唐帅情绪略显激动地说:「但是手语翻译员并不会将这些如实反映到公安机关或司法机关,这会令他们失去副业收入。他们只能连蒙带猜翻译聋哑人的话语。可这是法律!这关係到别人的生命和自由,就凭你猜?」

  翻译员瞎猜 致口供出入

  唐帅回忆道,曾经有个80多岁的老人找到他,她的聋哑女儿涉及一桩刑事官司,且老人坚持女儿没有犯罪。唐帅得知情况后,多方了解最终发现了案件的疑点,就是手语翻译员和聋哑疑犯的手语不同,存在普通话和地方自然手语的差别,导致笔录内容和疑犯的真实意思表达有出入,为此,唐帅将此情况形成了辩护意见,检察院对此进行了核查并予以採纳,最终检察院本公平、公正,疑罪从无的刑事司法原则对聋哑疑犯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

  增监督监管 免冤假错案

  有一次庭审,唐帅旁听时直接打断手语翻译员的演示,指出对方偷工减料,完全跳过了「庭审规则和被告人所享有的诉讼权利」那一大段。翻译员「唰」地红了脸,从没人这样质疑过他。

  「长期以来,法庭上手语翻译这一环节都无人监督、监管,这会酿成许多可怕的后果,比如证据有误导致冤假错案,又比如手语翻译员收受贿赂等。」唐帅直言,聋哑群体犯罪率居高不下,原因有二:其一聋哑人大部分是「法盲」,其二则是他们的法律维权之路太难导致群体性仇视司法。

评论已关闭!